选举,选举,命运之所系!
作者:    时间:2009-04-02

在赴国会工作之前,通过学习和研究,我已经了解到选举对于国会议员的重要性,因为按照美国现在的法律,国会535位议员全都是通过选举而当选的(偶尔也有被州长任命的,但只是临时性的、被任命来完成因故离任议员的任期)。但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到国会议员“永恒的竞选”(permanent campaign),或者“一切为了选举”这些话的真谛。

2006年恰逢美国的中期选举年,这意味着众议院435个议席、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参议席(34个议席)、还有全美国36州的州长席位及众多的州议院的议席要改选。州层次的选举姑且不论,就我所耳闻目睹的国会来说,每一位需要竞选连任的议员真是选举之玄绷得紧紧的:每天的日程几乎都与选举有关,无论是出席早餐会还是晚餐会,无论是委员会辩论还是全院大会投票,无论是选区旅行还是国际旅行,也无论是在办公室会见选民还是参加各种各样的筹款活动。助手们也为此倾注心力,不敢稍事怠慢:助手们要做“个案工作”(casework,替他会见选民或游说者,倾听他们要议员所做的事、或者他们要求议员在某项他们关注的议案上投赞同票或投反对票的声音,出席各种情况吹风会,然后向议员汇报;帮助他起草与选区利益攸关的议案或法案,尤其是与预算案有关的法案或其他选民感兴趣的议案。

选举年竞选连任的议员的心态可以用八个字形容,“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即使是那些资深的被认为据有安全议席的议员也不敢大意轻敌:如我为之工作的新泽西州第10选区的民主党众议员唐纳德?佩恩先生,他现在是任期9届的议员,而且在一个民主党占优势的选区曾以绝对多数票连选连任,便便这样,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在今年6月初的预选中,他以90%的选票当赢得预选胜利。按理说,他完全可以放心。但在六月底我陪他去选区旅行时,他在竞选组织会议上,还与竞选干部仔细反省他失掉10%的选票原因何在,那些人为什么不投他的票,是因为失业问题还是因为社区治安问题、环境问题或教育问题,然后提出有针对性性的扭转局面的方案。而且,在为期一周的旅行中,他每天都要出席许多活动,其中有社区体育设施的开工仪式、篮球赛、利比利亚裔美国人在教堂举行的利比利亚独立150周年的庆祝活动、他的母校西顿霍大学商学院院长的晚宴等等。当我问他,如此安全的议席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时,他回答说:他选区内早就有百万富翁的犹太人盯着这个席位,只要他松懈,马上就会给人可乘之机,况且人家在经费上占有很大优势,而他长期以来就是靠着为选区服务的勤奋及诚实正直赢得选民的心,他坦言他筹措的选举经费并不多,仅够用而已。而当我问他,作为一个议员,他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他踌躇了一会儿,然后才说,很多事他都喜欢,如出席听证会、会见选民、国际旅行、演讲等。而问及“什么是他最不喜欢的事”,他脱口而出的就是筹款。他说: 筹款的感觉就像乞丐,当你打电话给一些老板请他们捐款时,他们知道你是去要钱的,因此明明在办公室还让秘书说不在,直到你真的走进他们办公室他们才没有办法拒绝见你,而你则要费尽心机说动他们打开钱袋。筹款真是一件极其不舒服的事!

对于那些“明星议员”,筹款似乎不难,但他们也不会因此就高枕无忧,如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她被认为是民主党内最能筹款的议员,她的筹款能力堪与她丈夫克林顿相媲美。人们都在议论纷纷,认为她现在所做的事情不是为了竞选连任(大家认为竞选连任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而是为了2008年的总统竞选。但当我与她的助手聊天时,他否认了这一看法,并且说:他的老板真的是全力以赴为竞选连任而努力,包括她出访问驻伊美军、为上纽约州的军队后勤设施争取国防拨款,无一不是为竞选连任而服务(顺便提及的是,布拉里是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成员),她要争取纽约州退伍老兵的支持。

即便是对于那些位高权重的国会领导人而言,选举也是一件“真刀真枪”的事情,譬如:来自伊利诺伊州第14 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议长哈斯特尔,他要想继续当议长也得先成功竞选连任、而且共和党还要保持住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否则一切免谈。众议院议长丢掉议席并非没有先例,最近一次发生在1995年,来自华盛顿州的民主党议员、众议院议长托马斯?弗利在1994年竞选第16届连任时输给对手。今年上半年,虽然有关哈斯特尔议长的个人不动产增值与为选区争取联邦经费有关联的新闻披露出来,但选举专家仍然认为他的议席是安全的,最近由于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马克?弗利性丑闻门事件,哈斯特尔的判断能力和领导能力倍受质疑,其当选性也不再是不容质疑的了。此外,先前被认为是占有安全议席的纽约州第26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共和党竞选委员会主席汤姆?雷诺兹也因弗利性丑闻门事件而受到损害(原因是他是众议院管理委员会的主席,他被指责应对不当),他正被民主党的百万富翁候选人杰克?戴维斯追得喘不过气来,在民意测验中被后者领先16个百分点。这对共和党来说真是雪上加霜,作为竞选委员会主席,他本来应该大力帮助其他同仁筹款和竞选连任,但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在此情况下,他还有多大余力去帮助他人呢?面对共和党丑闻连连,民主党领导人虽然心中窃喜,但对于选举之事也是慎之又慎!内华达州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哈里?莱德最近被爆个人财产申报方面有疑点,他高姿态地表示要将问题提交给参议院规则和管理委员会来决定他该如何采取行动。

对于想当议员的人来说,选举,选举,真是命运之所系!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