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卢拉政府的国际战略
作者:李慧 周志伟    时间:2009-04-02

326, 国际关系室以“巴西卢拉政府的国际战略”为题举行了第6期拉美国际关系论坛。此次论坛由周志伟助理研究员主讲,国关室的所有同志以及拉美系国际关系硕士研究生朱刚强积极参加了讨论。

周志伟助理研究员对卢拉政府的国际战略作了全面的介绍和分析。他指出,从20世纪初巴西国际战略的萌芽到卢拉政府执政,巴西国际战略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通过这些实践,巴西国际战略目标逐渐形成,战略框架基本确立,战略手段也不断丰富,这是卢拉政府制定国际战略的重要前提。

从卢拉政府外交决策层来看,几位主要决策者的战略思维都有很强的“左派”特征。首先,在巴西国际身份的定位上,卢拉政府将当前国际体系界定为“霸权结构”,而巴西在其中属于“外围大国”,但是巴西具备超越“一般国家”的潜力,可以推动不平等国际秩序的改变。另外,巴西是一个“地缘政治满意度”较高的国家,这使巴西精英阶层认为,巴西的主要挑战不是来自军事或安全方面,而主要在于经济方面。如何实现经济自主发展,并由潜在的“世界大国”转变成现实的“世界大国”是卢拉政府国际战略的最大目标。而就巴西所追求的国际战略利益结构而言,“促进本国经济社会发展”、“维护南美洲稳定团结,并树立地区大国地位”、“提升巴西的国际影响力”成为这种大目标下的具体战略诉求。

在讨论会上,周志伟助理研究员按照“地区战略”、“国际多边战略”、“南南合作战略”和“与发达国家的平衡战略”四个部分分析卢拉政府国际战略的整个框架。其地区战略出发点是:巩固地区大国地位、将南美洲作为崛起平台、消除国家安全隐患、维护地区力量平衡,等等。国际多边战略的出发点则是维护国家主权,追求国家主权平等、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提升国际影响力,尤其在WTO、南共市和美洲自由贸易区等多边谈判领域,巴西遵循“有利于维护和促进巴西长期利益”的原则。南南合作战略是卢拉政府国际战略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其三大目标(多哈回合谈判、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和南美洲联盟)的重要途径。实现外贸多元化、推动国际新秩序的建立、扩大巴西在发展中国家中的影响力是南南战略的出发点。另外,作为旧秩序的“挑战者”和新秩序的“推动者”,巴西需要与发达国家维持稳定关系,通过合作赢得发达国家在某些具体事务上支持巴西,提升巴西地区和国际影响力,同时也希望增强发达国家对巴西国际身份的认同;另一方面,巴西努力实现与发达国家建立平衡关系,在某些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坚持以“国家利益为先”的原则,通过与发达国家的平等对话,提升巴西在与发达国家对话和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进而改善巴西在政治、经济方面的对外脆弱性。这两种因素决定了卢拉政府努力保持与发达国家的平衡关系。

总体而言,卢拉政府的国际战略是对当前国际格局变化的积极回应,并且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卢拉让巴西的声音得到传播的更远,并且也被看成是“发展中国家的代言人”。尽管,“积极和自信”的国际战略缺少强大的实力后盾,但“敢于牵头”的外交作风也不失为提升国际影响力的一种途径。另外,巴西在团结发展中国家方面也确实发挥着重要作用,发展中国家整体力量的增强为国际秩序和格局的变革提供了可能性,而这无疑符合其战略利益和目标。当然,卢拉政府在实施其国际战略过程中面临诸多挑战,并且,其中一些挑战是短期内无法克服的,这决定了卢拉政府实现其战略目标的艰巨性。

谌园庭助理研究员认为国际战略和对外战略存在一定差异,在研究过程中应加以区别。此外,引用了《参考消息》中的报道阐明了巴西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英国将G20地成员国分为两类对待,巴西被列入需重点对待的第一类。

孙洪波助理研究员认为,研究卢拉政府的国际战略,应分析其对巴西国际战略的历史延续性及其新变化,尤其应关注巴西对国际格局变化的感知以及对国家利益的判断。值得关注的是,巴西的国际战略首先是成为南美的地区性大国,并强调其新兴大国的国家身份。就从外交政策工具而言,在处理与邻国的关系时,巴西在安全、贸易、金融、一体化等领域都试图发挥建设性作用。特别强调的,多边主义可视为巴西提高其国际地位,实现其国际战略的核心外交政策理念。换言之,国际格局多极化能够为巴西赢得更多的国际体系空间,有利于其在当前构建新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发挥重要的建设性作用,例如,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推动多哈回合谈判,等等。

贺双荣研究员认为巴西从来没有改变其大国目标。卢拉政府的国际战略政策具有历史延续性,但与往届政府相比,其侧重点和战略手段不同。此外,她指出国际战略比对外战略的范围更广,国际战略包含多边议程等。卢拉上台的历史机遇较好,正逢90年代经济扩张,经历了从1995年开始的10年世界经济黄金期。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他第一任期中的对外政策与第二任期有很大变化,表现以下几点:首先,战略上的进攻性比防守性大;其次,卢拉政府以往一直强调巴西是“发展中大国”,但现在更强调“新兴大国”战略;最后一点不同之处巴西年近重新强调军事上的发展,巴西重新启动核计划即是其中的内容之一。

齐峰田助理研究员认为,卢拉政府执政以来,除了多极化国际局势的快速发展为巴西提供了实施‘大国战略’的国际舞台外,另外不容忽视的一点,即巴西积极推行其国内经济和社会改革与发展战略的作用也不容低估。‘外交是内政的延续’,没有国内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相关措施的积极推动,卢拉政府国际战略的制定和实行无疑将会受到更多掣肘。朱刚强硕士指出巴西同时作为“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大国”,这两者之间存在冲突。此外,发展生物能源是研究巴西国际战略中不可忽视的一点。1901年英国人与伊朗政府签订石油勘探开发租让协议,伊朗的石油工业已历经百年沧桑。丰富的石油资源进一步提高了伊朗的战略地位,石油的工业化生产改变了伊朗几千年来以农业为主的传统经济结构,石油经济作为伊朗经济的主体,为民族的振兴和发展,国家的繁荣和富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并影响着国家的政治发展。

  

   伊朗石油工业的百年沧桑

  

   19015月,伊朗恺伽王朝迫于财政压力与英国人威廉?诺克斯?达西(William Knox Darcy)签订丧权辱国的租让协议,达西获得除北部5省以外伊朗全境的石油、天然气开采和经营权,期限为60年。1905年英国政府帮助达西勘探公司与缅甸石油公司联合组建“康瑟森斯辛迪加公司”(Concessions Syndicate Ltd.)公司。19085月,在马斯吉德?苏莱曼(Masjid-e-Soleiman)地区成功开采出石油,该地遂成为中东地区石油工业的发源地。1909年,康瑟森斯公司发展壮大为 “盎格鲁帕西亚石油公司”(Angro-Persia Oil Company)即英波石油公司,后更名为英伊石油公司 。不久,英国人在阿巴丹建造伊朗第一个炼油厂,修建输油管线,储油、运输和码头等一系列石油设施,并于1913年实现石油出口。此后,英国政府收购了英波石油公司51%的股份,成为英伊公司最大的股东,垄断了伊朗的石油开采和经营业务。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空军轰炸了从苏莱曼至阿巴丹的输油管线,使中立国伊朗变成两大交战集团的战场。战后,美国政府向英国提出分享伊朗石油利益的要求。而伊朗政府也想借助美国势力消弱英国、苏联对伊朗的影响。1925年礼萨?汗国王登基后,责令伊朗政府与英伊石油公司谈判,改变租让条件,提高伊朗的分红比例,一直到1933年,双方才达成新的租让协议,英伊石油公司将伊朗政府的石油分红比例由16%提高到20%,并保证每年付给伊朗政府的款项不少于75万英镑;伊朗收回原租让面积的3/4,并同意1951年租让协议结束后,可再向后顺延30年。 该协议为礼萨国王巩固其政权,实现国家现代化计划奠定了经济基础。

   伊朗丰富的石油资源成为世界列强争霸伊朗的焦点。二战期间,伊朗成为盟国与苏联之间重要的物资运输通道,阿巴丹炼厂为同盟国的飞机提供了可靠的油料保障,美国军事力量借口保护运输通道进驻伊朗。英、美各大石油公司都想争夺伊朗石油这块“肥肉”,相继派代表前去与伊朗政府谈判,希望获得石油开采权。苏联政府也派出副外长前往德黑兰提出开采伊朗北部石油的要求。伊朗议会不畏压力,立法规定:在战争没有停止、外国军队未撤出的恶情况下,决不向任何外国政府出让新的石油租借地。伊朗政府借助美、苏、英三国之间的相互制衡,维护了国家的利益和主权。战争结束后,在苏联驻军的支持下,阿塞拜疆民主自治政府和马哈巴德共和国(即库尔德共和国)相继成立,其他少数民族也提出了民族自治的要求,伊朗面临国家分裂的危机。美国政府强烈要求苏联从伊朗撤军,并停止干涉伊朗内政。美、苏、英三国的争斗使伊朗卷入国际政治的漩涡之中,并成为战后美、苏冷战的前沿阵地。

   随着伊朗政府财政收入对石油分红的依赖,英伊石油公司遂通过石油控制了伊朗的经济命脉。伊朗人民不堪忍受英伊石油公司的掠夺,要求废除其租让权。1949年,伊朗民族民主运动领导人穆罕默德?摩萨台在议会中提出“石油国有化法案”,得到伊朗各界的广泛支持。1951314日,议会通过该项法案, 宣布对石油资源实行国有化,取消外国公司在伊朗石油领域的特许权。同年,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OIC)成立。

   为了对抗伊朗的石油国有化法令,英国政府对伊朗实行经济封锁,西方国家也拒绝购买伊朗石油。伊朗失去大量的石油收入和外援,国家财政因此陷入危机,政局出现动荡,经济形势的恶化使摩萨台失去了民众的支持。195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并推翻了摩萨台政府,帮助巴列维国王巩固了王权,并取代了英、苏在伊朗的霸主地位,由此获得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双丰收。次年,伊朗政府与国际石油资本达成协议,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作为业主雇佣国际石油财团 作为承包商负责伊朗石油的生产和海外销售,双方各自分享50%的石油利润。 该协议使伊朗吸纳了大量的世界石油资本和先进技术,石油产量大增。伊朗的石油收入从1954/1955年度 3400万美元逐年增加到1962/1963年度的4.37亿美元。

   1957年,伊朗政府出台了第一部石油法案,规定外国投资者可参与国际石油财团享有区域外的伊朗油气开发项目。此后的数年里,外国公司缴纳的所得税由过去的50%逐步提高到85%,实际利润因此降至15%。1974年新石油法案只允许外国公司以签订服务或承包合同的方式参与伊朗油气资源的开发,禁止其参与生产和获得任何产品分成,从而加大了外国公司在石油开发领域投资的风险,进一步减少了其利润,较好地维护了民族的权益。

   20世纪6070年代中期,伊朗政府大力发展石油工业,石油收入从1964年的5.5亿美元猛增到1974年的230亿美元。1962-1970年,伊朗国民经济的平均增长率为8%1973-1978年的年均增长率为6.9% 在巨额石油收入的保障下,伊朗的国力和国际地位迅速提升,国家基础设施和工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伊朗迅速从农业经济国变成石油经济国。经济现代化步伐过快,盲目地投资,以及对石油收入过度依赖,使国民经济陷入混乱状态,导致民众从期望到失望。石油经济还造成贫富差异加大,贪污浪费严重和东西方意识形态及文化生活激烈冲突等问题,加剧了社会与国家之间的矛盾,从而引发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

   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政府宣布取消国王时期与外国公司签定的所有油气合同,彻底收回了国家的权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伊朗被迫采取限制生产、增加储备的政策,国家经济命脉石油工业遭受严重打击。不久,两伊战争爆发,石油工业再遭重创。1980年伊朗的石油日均出口量不足100万桶,直至80年代末,日均产量仍不超过300万桶,出口量则少于200万桶。 1985年因两伊战争升级和国际油价下跌,造成伊朗1986年和1987年的国民经济增长率连续呈负增长。石油外汇的减少,外汇储备的耗尽,使伊朗政府无力继续支撑战争开支。国内通货膨胀率高达30%-40%,失业率则达到20%-30%社会不满情绪增加等因素迫使伊朗同意接受联合国停战协议。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