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点推荐 【关闭本页】
 
关爱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中国四地区的个案研究
作者:尚晓援 陶传进 伍晓明    时间:2009-03-23 17:48

 

关爱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中国四地区的个案研究

尚晓援  陶传进  伍晓明

 

内容提要:本文从社会排斥和包容的角度对中国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状况和针对他们的社会保护制度进行了考察,发现:艾滋病及相关联的社会排斥对儿童权利各个方面的实现形成威胁。  
一、导言 
1.调查时间与地点 
这项研究的对象是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调查目的是发现这个儿童群体对社会救助的需求,帮助民政部制订相关的救助政策。调查表明,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和儿童,政策重点应该为疾病救治和社会救助并重。在社会救助中,挽救和重建家庭为当务之急。 
调查时间为2005年9月。调查地点包括安徽省利辛县、湖北省随州市、四川省凉山州和广西省凭祥市。四个被调查地区皆为国家级与省级贫穷地区。表1列出了各地农村的人均收入、人均GDP、财政收入与支出,以及它们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对比。 
表1:被调查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财政收支状况 
 人均收入人均GDP当地财政收支 
本地(元)全国(元)差值(元)本地(元)全国(元)差值(元)收入(亿元)支出(亿元)差值(亿元) 
利辛县14152622-120726369101-64651.20834.51-3.3017 
曾都区3173262255182989101-8032.37164.4395-2.0679 
布托县14342622-118832769101-58250.21941.8559-1.6365 
凭祥市18732622-74960229101-30791.241.3449-0.1049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利辛、曾都、布托和凭祥地方志 
表1的数据表明,在所调查的四个地区,除了曾都区以外,都是人均GDP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财政收入低于甚至远远低于支出。因此,可以用于社会救助的政府资源和社会资源都很有限。 
2. 调查方法 
这项研究以定性研究为主。在每一个调查点,都采取了文献调查,问卷调查,调查会,焦点群体调查和深度访问等形式。 
3.基本概念解释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是指那些父母双方中至少有一方,或者儿童本身是HIV感染者或艾滋病患者的儿童。 
4. 理论框架 
我们的研究赖以出发的基本原则是体现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的一些原则。主要的两个原则为:第一,儿童最大利益的原则。第二是儿童权利的原则。这些儿童的权利有时被简单地概括为生存权、受保护权,参与权和发展权。 
5.主要发现 
本次调查获得了许多值得重视的发现,既有包括此一些一般性的结论,也有被调查地的特殊之处。这些结论如下: 
  ●在调查地区,出现了大量受到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安徽省利辛县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有953人,在湖北随州市曾州区、四川布托县和广西凭祥市分别有126名、257名和219名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艾滋病不仅导致很多儿童失去父母,也导致受影响的儿童生活和成长的整体环境的破坏。这包括孤岛社区和家庭的出现,家庭的解体和资源耗尽,国家和乡村社会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等等。儿童保护必须致力于儿童成长的整体环境的保护和重建。 
●受到艾滋病影响的家庭的经济和社会资本遭受巨大的破坏。这种破坏部分来自艾滋病本身,部分则来自社会环境对受到艾滋病影响的人口的排斥和抵制。因此,在受到艾滋病影响的人口群体中,贫困和由于贫困导致的社会问题,以及受到社会排斥的情况严重。 
●由于艾滋病传染的渠道不同,受到艾滋病影响的人群在分布状况、经济状况、社会支持网络受到破坏的程度、政府的救助力度等方面所处的状况不同。这些方面在未来的政策制订时应该慎重考虑。 
●在由于卖血导致艾滋病感染的地区,由于卖血的人口群体曾经延扩展家庭的网络关系传播,艾滋病也延同样的网络发生。由于在同一个亲属群中大量发生艾滋病感染者和患者,中国社会中原有的亲属和扩展家庭网络对失怙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保障功能受到重大损害。 
●对老人和儿童来说,由于家庭的主要劳动力和赡养者感染了艾滋病或因为艾滋病去世,这两个群体在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的同时又失去了照料者。 
●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的身心成长受到物质、心理与社会等多个方面的影响。物质危机体现在其家庭生产能力衰退、花费增加与长期积累的债务上;心理危机体现为自卑、退缩和心灵创伤;社会危机体现为正常的社会交往受到重大影响,受到其他儿童的排斥。 
 
●对于孤儿的生活救助,社区内的家族纽带与社会关系有所反应,但是它们只能低水平地修补受影响儿童遭受的各种破坏; 
●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行动。但是,在多数被调查地区,国家和民间社会之间存在信任危机。政府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有效救助需要首先重建信任关系。 
●在调查地区,偶见中国本土的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亦见国际非政府组织的行动。但是,在国家和社会之间,基本不存在西方式的“公民社会”。除了政府组织之外,外界援助基本上没有进入受感染社区的渠道。 
●在由于卖血导致艾滋病大量传播的地区,救治工作已取得了相当的成绩,各级政府和国际组织已经做出了相当的努力,与此相比,由救治向救助转移的步伐显得不足。在由于吸毒导致艾滋病传播的地区,救治工作仍然是当务之急,救治和救助工作需要双管齐下。 
●从救治的角度看,随着感染艾滋病毒的儿童增加,感染地区需要引入针对儿童的艾滋病治疗方法。 
● 对艾滋病影响的社区、家庭和儿童进行帮助,不仅对这些儿童和社区、家庭很重要,对我们的社会更重要。对艾滋病社区和人群的排斥反映出凝聚我国社会的价值和精神纽带已经非常脆弱。一个缺少凝聚力的社会是经不起风浪的。我们应该化艾滋病危机为契机,使之成为增加社会凝聚力的重要动力。 
二、艾滋病流行的历史和现状 
调研地区都是艾滋病感染的重灾区。安徽利辛县和湖北随州市是典型的因为有偿献血而导致的艾滋病流行地区,农民卖血最初出现于1990年前后,在1995年中期达到高峰,至1998年,非法采血被明令禁止,历时九年左右。四川省凉山州和广西凭祥市都地处境外毒品进入内地的交通要道。最初是因为吸毒共用针具造成了艾滋病感染,最初吸毒的年份也于1990年前后,之后迅速蔓延,2000年左右各地大规模禁毒活动的开展使蔓延态势得到遏制。但艾滋病在局部地区进入扩散期,流行形势十分严峻。 
各地的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情况见下表2: 
表2:被调查地的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状况 
 总人口(万人)HIV感染人数(人)艾滋病发病人数(人)感染比例(感染者/总人口)(万分之)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数 
利辛县141.710453847.37953 
曾都区161.025171603.21126 
布托县14.443781226.18257 
凭祥市10.252892628.20219 
 
资料来源:利辛、曾都、布托和凭祥地方志 
 
各地出现了数量不等的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三、艾滋病流行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疾病的流行会对社会造成影响,AIDS以其特殊的流行特点,决定了其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是多方面、多层次的。 
艾滋病的经济影响 
在调查地区,艾滋病成为导致贫困的重要的因素。 
艾滋病对家庭经济的影响首先是医疗费用的增加,治疗艾滋病的费用远远超出了家庭经济的承受能力,高额医药费用使家庭经济负担的加重,在经济上陷入窘境,由此带来了家庭生活困难和孤老赡养、孤儿抚养等社会问题。 
其次是因为患病而造成家庭收入减少,艾滋病感染人群主要集中在20至49岁的年龄段,他们既是主要的家庭劳动力,又是主要的社会财富创造者。 
第三是老人和儿童失去照料者。 
艾滋病对社会卫生资源的消耗。 
在所有受影响的地区,艾滋病的流行给卫生部门带来了额外的压力。对医疗资源形成很大的压力。 
艾滋病对社会凝聚力的冲击和考验 
艾滋病对社会凝聚力的冲击远远大于它对社会经济的冲击。这种冲击表现在对艾滋病患者的社会歧视,政府和乡村社会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和部分艾滋病患者中产生的绝望、反社会的心理和行为。 
四、艾滋病对儿童生活和成长环境的影响 
艾滋病对儿童的影响,表现在对儿童生活的家庭和社区环境的破坏,儿童的身心发展遭到物质匮乏,丧失照料者,心理和社会排斥等多方面的冲击。同时,儿童自身作为照料者的可能性也增加了。为了受到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健康发展,政府需要全面的救助政策。 
孤岛社区 
家庭和社区是儿童生活和参与社会的基本场所,家庭和社区的兴衰决定着儿童的命运。 
孤岛社区指在卖血地区发生的,整个社区受到社会排斥的现象。在由于卖血导致艾滋病传播的利辛县与随州市,对艾滋病感染者家庭和所在社区的排斥曾达到极其严重的程度。在调查地区,人们普遍对艾滋病存在恐惧感。艾滋病感染者居住的社区,生产的产品无人购买,外出打工无人雇佣,儿童外出上学也受到歧视。亲属停止来往。这导致艾滋病感染家庭和社区的经济社会交往的网络遭到破坏。 
在卖血感染的地区,由于政府的努力以及艾滋病知识的普及,恐慌高峰已经过去,势头正在好转。但离正常局面仍有不短的距离。 
在由于吸毒而导致的艾滋病发病区,社会歧视还在向高峰期上升。这里,由于感染不是集中发生,社区一般不会受到排斥。主要是家庭受到的排斥。在布托县,很多村民还没有认识到艾滋病的严重性,对艾滋病传播的渠道还没有很多认识。这意味着,随着宣传力度的加大,其后很可能发生一段艾滋恐惧期,而其结果则是受到影响的家庭遭受更为严重的歧视。在凭祥市,艾滋病感染者对于自己的病情噤若寒蝉,谁也不愿透露自己的一点信息。我们在调查中,很难找到愿意接待我们的被调查对象。 
脆弱的家庭 
艾滋病首先打击儿童生活和成长最重要的环境:感染者和患者的家庭。使这些家庭的经济资源耗尽和社会资本耗尽。在卖血和吸毒导致的艾滋病传染的两种情况下,资源耗尽的方式有所区别,结果则是一样的。 
在卖血的地区,利辛县,艾滋病家庭普遍欠有外债,欠债家庭的比例是80%左右,欠债的幅度从以几千元到1万多元的居多,有的还高达2-3万元,个别的可接近10万元。从前景上看,艾滋病家庭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劳动能力,对于债务没有太大的偿还能力。 
在吸毒地区,吸毒者最初是当地相对富裕的人。由于吸毒,几乎所有的吸毒者最后都将积蓄花光、家产变卖、粮食变卖,到了最后,只能是去借、去偷、去抢了。因此,这些家庭的贫困和艾滋病没有必然的联系。没有太多的外债,原因是没有人愿意借款给他们、也没有人有能力借给他们。所以,最终吸毒者的家庭往往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扩展家庭失效 
在卖血导致艾滋病的地区,常常见到整个家族卷入艾滋病漩涡中的情形。90年代中期卖血的时候,往往由亲属相互介绍参与卖血,因此,艾滋病循扩展家庭的网络传播。结果是,当一个艾滋病家庭遭受灾难时,最有可能帮助他们的亲属家庭也处于灾难中。 
五、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及其特殊需求 
儿童需要替代性养护 
儿童和成年人不同,他们需要照料者和监护人。失去父母的儿童需要安排替代性养护。 
在中国农村社会,政府传统上不为儿童安排替代性养护。扩展家庭和亲属系统为儿童提供替代性养护。但是,在艾滋病集中感染的地区,如陆楼,艾滋病对家庭网络有摧毁性的打击。大量出现的孤儿不能在家庭网络中得到替代性养护的服务。 
在我们调查地,凡是爷爷奶奶在的地方,孤儿一般都由祖父母养护。在祖父母抚养孤儿的情况下,往往出现一个或一对老人抚养多个孤儿的情况,或70到80岁以上的老人抚养儿童。其实老人们实在力有不逮。调查中也观察到儿童成为艾滋病患者和老年人的照顾者的情形。 
儿童需要基本生活保障 
我们国家目前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可以对孤儿提供一定的保护。主要的制度安排有,城市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农村的五保制度与特困救助制度。而且,从当前的保护艾滋家庭的制度执行情况来看,低保救助、特困救助和艾滋病救助也是对艾滋家庭的几项最主要的救助措施。但是,这些救助政策无法满足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特殊需求。这就要从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特殊需求分析起。 
儿童需要免费的教育和医疗服务 
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中,家庭资源为挽救成年人耗尽了。因此,儿童的教育和健康状况堪忧。 
儿童需要社会参与 
由于缺乏家庭关爱和社会承认,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在社会关系上处于退缩状态,他们需要一个增加权能、更加包容的社会机制。 
儿童需要心理与精神方面的关怀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在心理与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在我们的调查中发现,虽然一般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自卑与压抑,但只要他们的父母还在,由于父母对他们的依赖增加,他们的内心往往比正常家庭的孩子懂事、也更要求向上。需要给予特殊鼓励。成为双孤孤儿后,儿童的心理上出现进一步的变化,他们可能会变得彻底消极或失望,或者是彻底封闭起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时,他们又需要特殊的关爱与感化。 
小结:超出农村社区自愈能力的灾难 
艾滋病对儿童权利的各个方面及儿童生活和成长的社会环境已经形成了全面威胁。从基本生活保障、替代性养护、义务教育与基本医疗以及社会参与和心理精神需求,都远远超出其所处的传统农村社区的社会结构和经济基础所能承载的范围,需要政府和外部非政府力量的积极参与以保障儿童权利的实现。 
对艾滋病影响的社区、家庭和儿童进行帮助,不仅对这些儿童和社区、家庭很重要,对我们的社会更重要。对艾滋病社区和人群的排斥反映出凝聚我国社会的价值和精神纽带已经非常脆弱。一个缺少凝聚力的社会是经不起风浪的。我们应该化艾滋病危机为契机,使之成为增加社会凝聚力的重要动力。 
六、艾滋病的冲击和基层政府的治理能力 
1、乡村社会和国家 
在所调查的地区,基本的社会组织结构都是国家和乡村社会的二元结构。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所拥有的主要组织资源为基于血缘、婚姻关系的家庭和扩展家庭,或基于地域关系的村庄组织。后者在很多方面已经成为政府基层政权的一个组成部分了。因此,在国家和家庭之中,没有中介的组织系统存在。西方意义上的公民社会组织偶有所见。但是不能构成一个基本的社会组织部门。因此,基层政府在沟通外界援助与受艾滋病冲击的乡村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除此之外,能够使外部的援助达到这些地区和家庭的渠道很少。这就提出了建立非政府的沟通渠道,和提高政府治理能力的问题。 
2、政府的努力 
面对艾滋病的冲击,各地的基层政府都程度不等地行动起来,采取了各种措施,对受艾滋病影响的人口和儿童进行救助。 
(1)生活救助 
在各地,政府都开始对孤儿进行的救助。在几个地区当中,安徽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和儿童的救助力度最大。受艾滋病影响的所有个人享受安徽省农村特困救助待遇。在其他调查地区,政府的主要作用是援助的组织者。利用企业和外部的资金对儿童进行救助。 
此外,各地都采取了措施,尽量将孤儿纳入五保、特困救助、最低生活保障等制度性保护的范围。 
(2)教育救助 
最普遍的救助是九年义务教育期间的“两免一补”这项政策在执行中仍然存在问题。 
例如,在利辛县,虽然已经制定了免除孤儿学杂费与书本费的政策,落实这项政策的经费经费还没有着落。因此,免除的费用无人承担。最终负担只能落到学校头上,而学校同样无力承担。而且,如果孤儿能上高中、技校或大学,就学的费用也没有合法来源。 
(3)替代性养护 
从替代性养护的角度看,目前的状况是依赖民间的家庭网络。调查地政府均未能采取实质性的措施。 
(4)对儿童社会参与和精神健康发展的救助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社会参与和正常成长的精神需求无从满足。各地都缺乏促进孤儿心理健康的认同组织、共同活动场所。  
(5)政府反对社会排斥、促进社会融合的努力 
教育群众 
派驻干部 重建信任关系 
利辛县采取了县上下派干部进驻村庄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社会矛盾。 
进行社会动员,利用民间资源 
由政府发动的社会动员在各地出现,表现如下: 
利辛:政府发动全县干部每人捐出100元钱,建立一笔基金,以用于对艾滋病的应急救助。 
曾都:政府动员由7个民营企业负担双孤孤儿费用。此外,还为部分孤儿出自修缮了危房、节日了到孤儿家送温暖,等等。 
凭祥:没有来自政府的正式资助措施,世界宣明会开始对部分孤儿进行资助。 
3. 国际组织和非政府力量的努力 
国际NGO的作用在绝大多数地区仍然以救治为主,只是在局部地区已经开始进入孤儿救助(如世界宣明会在凭祥市的做法)和生产自救方面的资助(如中英项目在布托县部分乡镇试点进行养殖支持)。 
结论: 集国家之大力,对艾滋病的受害者和流行地区进行帮助 
面对艾滋病造成的社会危机,特别是在卖血的地区,地方政府是最主要的救助者。但是,各地财政能力十分有限。艾滋病是超出了家庭、农村社区、甚至超出了地方政府能力的灾难。艾滋病的蔓延,也会对国家的未来产生威胁。因此,需要集国家之大力,对受到影响的社区、家庭和儿童群体进行救助。 
艾滋病是全球化条件下的新问题。中国目前国家和家庭(和扩展家庭)之间的二元组织模式使非国家的救助资源无法通过公民社会的组织渠道进入需要救助的社区和家庭。这不仅导致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不能得到适当的帮助,也加重了国家的负担。因此,需要培育家庭和扩展家庭、传统的社区组织之外的、新型的非政府组织。 
七、政策建议:行动方案与合理政策模式 
从卖血引起的艾滋病感染的情况看,我们能够发现它存在的阶段性,从目前孤儿的年龄推断,在卖血的地区,一个为期10-15年的特殊救助政策将使得目前绝大部分的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健康成长起来。原因是,在安徽与湖北,感染艾滋病的原因主要就是卖血,目前这一渠道已成为历史,再加上母婴阻断技术和对性传播知识的普遍了解,艾滋病传染的主要渠道几乎完全阻绝。不过,考虑到艾滋病在人群中的蔓延进入了新的发病模式,今后集中在某一个村庄或家族中的大量感染虽然可能减少,但是分散出现的、类似我们在四川凉山与广西凭祥发现的分散感染的模式可能会有大的增加。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群体在未来会趋于分散,救助起来更加困难。一个不仅适用于集中发病地区的救助制度,也适用于分散发病影响的儿童群体的救助制度的建立与完善显然是必要的,一旦在中央政府层面上建立起这种制度,就会避免那些贫困地区的地方政府还要勒紧腰带挤出钱来进行特殊救助(或者是干脆不救助)的尴尬。 
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救助需要从儿童权利保障的高度进行考虑,对他们提供替代性养护、基本生活保障,发展和参与的机会和条件。综合这几个方面,我们似乎可以建议下述救助行动的目标模式和步骤。 
1.救助的目标模式 
救助模式的选择来源于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需求。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有多方面的需求。理想的救助的目标模式应该能够满足儿童在生存,替代性养护,身心健康发展和社会参与等重要方面的需求,使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和其他儿童一样,有一个平等的生活起点。 
我们可以将社会救助的目标模式程式化地表达为: 
满足儿童健康生存和发展的物质条件+家庭式亲情纽带+认同群体 
其中, 实现儿童健康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物质条件是政府救助的底线,这包括生活救助和教育、医疗救助。稳定的家庭环境和相关的家庭与亲情纽带是保证儿童心理健全、获得足够关心的必要途径;认同群体的作用在于让那些社会地位缺损的人能够找到认同与归属的场所、从而为自己提供具有平等社会地位的场所和社会支持的渠道,在这一点上,其作用正如同其他弱势群体或特殊群体的自我组织一样。一旦一个人能够从认同群体中获得足够的社会支持,他就有足够的勇气从家庭中走入社会,实现与社会的正常交往,而不至于陷入更大的心理危机中。 
因而,我们由推理获得了社会救助的理想模式,即: 
外界的资助+家庭式养护+共同的活动组织(或场所)。 
2.救助行动的重要性排序 
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及其家庭)的需求有着明确的优先顺序,我们应当尊重之。救助优先顺序的确定一方面来自于对需求的调查,另一发面来自于基层工作者的长期经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我们自己的原则,比如说鼓励自救、鼓励自我负责任,避免形成依赖习惯,等等。 
(1)挽救和重建家庭 
对儿童而言,挽救家庭和重建家庭应当是最具优先性的救助措施。 
挽救家庭就是保护儿童 
家庭为儿童提供了基本的生活条件,发展的起点和亲情与关怀,它本身就是目的,是能够让儿童健康成长最重要的条件。从挽救家庭的角度看,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救助首先是对父母尚在人世的家庭进行救助。 
一些艾滋病患者逝去后,对儿童来说,家庭就没有了。但是,我们看到还有更多的艾滋病患者正在坚持,他们每多生存一天,他们的孩子就多一天家庭生活。如果他们能够多支持几年,到儿童长大,他们的孩子就避免了成为孤儿的命运。因此,挽救艾滋病患者的生命,就是在挽救他们的家庭,就是保护儿童。 
一位母亲说:“我坚持活着的目的就是要多陪伴孩子一段时间。今年他才7岁,我再活一年他就8岁了,再活3年他就10岁了。我不能叫他这么小的年龄就失去了妈妈。”另一位父亲指着家中的危房说:“能给孩子盖上新房我们就是死也瞑目了。”一位62岁的老人承包门前的10亩鱼塘,虽然体力已经跟不上了,他为了让孙子能够健康成长,还是忍受着各种艰难。 
对父母尚在人世的儿童,我们强调对他们的救助还有另外的原因:我们应当趁孩子的父母尚在人世时对孩子加以救助,其好处一方面表现为这时的孩子还追求上进,他们看到父母的悲惨命运后一般比正常的儿童更懂事,也更要求向上。一个希望孩子将来不要走自己同样命运的父亲这样重述他孩子的话:“爸爸,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你放心,我决不会让你失望的!”而到了失去父母之后,孩子可能就会完全变了一个样,他们可能悲观、消沉。另一方面是我们如果真的追求社会的公正与善良,就该让孩子的父母在生前看到孩子得到了关爱,让他们能够死而瞑目。 
重建家庭之一:亲属寄养 
对于那些已经失去了父母的儿童,扩展家庭或亲属寄养是一个自然的选择。在实际艾滋病发生区,这已经成为社会的自发行为,家族资源已经被调动起来。但是,根据我们的孤儿调查结果,目前中国农村儿童的成本中,包括了大量的现金支出,超出了大部分扩展家庭的承担能力。同时,在调查地的农村家庭中,很多有两到三个孩子。如果都由亲属养护,则超出大多数亲属家庭的负担能力。因此,为了加强亲属寄养,政府应该承担全部或部分儿童养护成本,以现金和实物(服务)的形式付给寄养家庭或提供给儿童。 
重建家庭之二:领养 
对于那些家族关系也遭受巨大破坏的地区,为孤儿重建家庭需要超出原来的扩展家庭和社区范围,这需要政府的参与。对目前的收养政策进行调整,把艾滋病孤儿纳入收养对象的范围,在全国范围内为他们发现领养家庭,应该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政策。 
重建家庭之三:家庭寄养 
对于那些家族关系遭受巨大破坏的地区,除了亲属寄养和领养之外,在无法找到合适的亲属和领养家庭时,可以安排非亲属的家庭寄养,使孤儿在原来的扩展家庭之外得到替代性养护。 
多种形式的替代性养护 
目前在国际上,对机构内养护颇有争议。但是,根据我们以前对年龄较大的福利院的孩子的调查,由于农村的养护家庭和福利院的生活和教育水平之间有巨大差异,很多儿童和他们的亲属对福利院的集中养护执肯定态度。在国家经费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对年龄比较大的儿童,我们不对机构内的集中养护执完全否定的态度。对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对14到15岁以上的儿童,独立生活是另外一种选择。 
(2)基本生活保障 
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的救助原则 
在物质生活方面,从挽救家庭的角度看,我们将生产自救列为救助方式的第一位,纯生活性的现金救助位于其后。生产自救是针对所有受到艾滋病影响的家庭,而不仅仅是儿童。这虽然超出了本研究的范围,但也说明儿童救助不仅仅是救助儿童,而且要针对整个家庭和社区。 
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的救助中,对单亲家庭应该有政策倾斜。帮助单亲家庭是挽救家庭的重点。 
 
对孤儿的基本生活救助的方式和标准 
基本生活救助的方式 
我们的基本建议是:应该建立独立的孤儿救助制度,对所有的孤儿进行救助,并把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救助纳入整个的孤儿救助制度。以避免进行艾滋病鉴定的负面效果。 
 
救助标准的制定 
针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基本生活救助的标准应该参照当地儿童的正常生活成本,并把中国的特殊情况,如失怙儿童都有一定的可以带来收入的土地,进行考虑。各地正常生活成本的制定方法可以参考北京师范大学孤儿亲属寄养成本研究组的研究成果。这项研究使用了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中国的香港和台湾都被广泛采纳的预算标准法来计算救助标准。其对正常儿童生活成本的定义则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有广泛的实用价值。 
(3)教育和医疗 
对义务教育阶段的贫困儿童,落实 “两免一补”的政策。 
医疗费用可考虑纳入既有的医疗救助体系,包括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参加农村合作医疗费用的减免以及特困人口基本医疗救助项目的开展等等。 
3、非政府救助主体的培育 
4、整合多种资源,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 
目前,在孤儿救助中,政府目前发挥了主导性的作用。在卖血感染的地区,地方政府不仅利用了公共财政的资源,也发挥组织者的作用,通过动援社会资源,对孤儿进行援助。但是,从总体来说,为了保障受对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的健康发展,政府需要进一步整合多种资源,提升治理能力。这包括下列方面:第一,部门之间的资源整合问题。儿童的需要是全方位的,需要多方面的支持,这与政府部门的部门分割不相容。政府部门中,一些部门只管孤儿养护,还有一些部门则重点考虑经济困难,一些部门专门考虑儿童的生活,另一些部门则考虑教育,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无法被纳入统一的体系中综合考虑。影响救助效果。 
另外,建立国家和农村民间社会之间的信任问题是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关键环节之一。在这个方面,但是,政府发挥的作用还很不够。尤其是在吸毒感染地区,政府如果不能掌握和吸毒人口和感染人口的对话渠道,就很难对受到影响的儿童进行救助,使艾滋病感染和吸毒问题得到控制。因此,整合多种资源,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建立国家和民间社会和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信任和合作关系,也是对孤儿进行有效保护的重要一环。 
 
《青年研究》2008年第1期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站点地图
 
您是本站第 235568 位访客
版权所有 ©2002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邮政编码:100720
总 编 室 Tel:(010)64076113 Fax:(010)64076113 E-mail:zbs_zzs@cass.org.cn
事业发展部 Tel:(010)64033952 Fax:(010)64033952 E-mail:fxb_zzs@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