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点推荐 【关闭本页】
 
留守儿童的德行失范问题研究——对中部三省九县市的调查
作者:贾勇宏    时间:2009-03-23 17:59

留守儿童的德行失范问题研究

——对中部三省九县市的调查

贾勇宏

 

内容提要:留守儿童德行表现在整体上与非留守儿童无显著差异;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的德行表现显著差于其他样本群体;留守儿童男生的德行表现显著差于女生;留守儿童比非留守儿童拥有更多零花钱,普遍出手大方。在提高留守儿童的德行的积极因素中,妈妈比爸爸作用更大,学校教育作用显著。


 
一、研究说明 
2006 年我们对湖北、河南和安徽中部3 省9 个县(市)的留守儿童的德行失范问题展开了调查。本研究从道德品行、组织纪律和花钱习惯三个维度入手,以农村非留守儿童为参照群体,整体研究留守儿童的德行失范问题。鉴于留守儿童亲子互动受阻、家庭教育缺失、德行培养环境不利的事实,本研究从理论上作出以下推断: 农村留守儿童德行失范,整体表现低于非留守儿童。 
本研究以问卷调查为主,访谈为辅。问卷以样本学校所在的班级为单位,采用随机整群抽样法;访谈采用座谈、结构性和半结构性访谈方式进行。调查对象为农村三~九年级在校中小学生及其任课教师。分别设计学生卷与教师卷,并按代码一一对应发放。 
此次调查时间为2006 年4~11月。调查样本为湖北的钟祥市、沙洋县、长阳县,河南的罗山县、长葛市、襄城县、禹州市,安徽省的濉溪县和潜山县,共9 个样本县(市)的62 所中小学。样本县(市)根据经济状况好中差的原则分别选取,样本学校根据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建议选取。 
本次调查共回收学生卷4552 份和教师卷3392 份。有效问卷回收率分别为98.7%和76.6%。 
二、数据分析结果与讨论 
按照父母外出务工情况可将留守儿童分为爸爸外出务工型、妈妈外出务工型和双亲外出务工型三类。为了客观了解留守儿童的德行情况,我们主要依据教师卷对样本学生的道德操行评价进行研究。教师卷和学生卷需要匹配因而产生大量无效数据。经过关联匹配后,从教师卷共获得留守儿童有效样本2664 份,非留守儿童有效样本1457 份。数据分析结果如下: 
1. 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整体德行表现无显著差异 
为了客观考察留守儿童的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情况,教师卷由样本班级的班主任以及课任教师根据学生的日常表现进行成绩评定,评定成绩分为优良中差四级,分别记为4、3、2、1 分。根据教师卷的教师评定成绩,我们对样本学生按照父母打工情况分四组进行比较分析,详见表1 。 
表1 不同类别样本学生德行与纪律成绩及方差分析表 
 
     注: 教师卷和学生卷在采用关联分析中产生了大量无效样本,总样本数因此偏低。 
由表1 可见,留守儿童的道德品行成绩平均分为3.51,高于非留守儿童的3.47 分;留守儿童的组织纪律平均得分为3.26,低于非留守儿童的3.28。进行独立样本T 检验后结果显示,二者两项成绩的整体差异并不显著(见表2)。该结果与陆杨等作出的“留守儿童操行低于非留守儿童”的研究结论相反(陆杨,2007),原因在于陆杨等仅用了平均分数据而没有进一步做统计检验。这说明,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在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方面的整体差异在统计学上并不显著,该结果不能支持留守儿童德行表现整体差于非留守儿童的假设。 
表2 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德行纪律成绩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表 
 
     由于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在德行和纪律成绩上的整体差异不显著,但按照生活经验,二者似乎存在性别差异。为此我们按性别分类后对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进行同性之间的德行和纪律成绩比较。分析结果显示: 样本男生中,留守儿童的道德品行高于非留守儿童0.04 分,组织纪律得分却低于非留守儿童0105 分;样本女生中,留守儿童的两项得分均高于非留守儿童0105 分(见表3)。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显示,样本男生和女生中,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的德行与纪律成绩整体差异都不显著(见表3)。按照随机性原则,男女性别在人群中的理论分布概率应该各为50%,在全样本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德行差异整体不显著情况下,分性别的比较结果理应也是不显著。因此,这又进一步印证了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整体差异不显著的结论。 
表3 同性别内留守与非留守儿童德行成绩独立样本T 检验表 
 
     综上所述,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无论是整体比较还是分性别比较,在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两方面的评定成绩差异均不显著。这说明,留守儿童与否的身份对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的影响整体差异不明显。 
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德行表现在整体上差异并不显著,原因在于留守儿童本身是一个分化的群体,可以分为双亲外出务工型、妈妈外出务工型和爸爸外出务工型三种留守儿童,采用整体比较的方法不能反应三种类别之间的差异。同时,在我国农村,父母对孩子的德行教育主要是根据当地农村社区的习俗和文化对孩子进行有关做人与社会基本规范的传统道德教育,家庭德育的内容相对朴素而相似,代际差别不大。由于浸染于农村社会的文化与生活环境中,农村孩子能够感受到社会道德力量的约束并从中受到一定的教育。在这种传统的家庭道德教育方式下,留守儿童的监护人完全有能力根据成人的生活经验代替孩子的父母承担对孩子进行传统道德教育的责任。由于留守儿童接受德育所在的农村社区环境、学校环境与非留守儿童并无二致,家庭教育的基本内容又是具有一致性的传统道德教育,因此,农村学生德育的效果只与接受德育影响的充分程度直接相关,而与实施德育的主体是否为父母本人关系并不密切。 
因此,笼统将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整体比较,是不能正确把握和解释留守儿童德行问题的。 
2. 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德行表现显著差于其他样本为了排除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整体比较可能掩盖的组间差异,我们根据教师卷的数据对全部样本按照学生父母打工情况分四组进行比较与分析。 
方差分析结果显示,1 - 4 组样本在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两个方面的组间差异整体变现都极其显著。从表1 看,在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四组样本的平均分中,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得分都为最低,而双亲外出务工型得分却最高。 
方差分析事后多重比较结果显示: 在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成绩比较中,妈妈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与其他各组样本之间的差异都很显著,而其他3 组之间的差异却不显著(见表4)。这说明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水平明显低于其他类型留守儿童和非留守儿童,而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的德行状况最好,但与非留守儿童相比在统计学上差异并不明显。 
表4 样本德行成绩方差分析事后多重比较差异表 
 
      同是单亲务工型留守儿童,妈妈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得分低于爸爸外出型留守儿童。这一结果说明在德行培养上,妈妈在家监管的作用明显大于爸爸。原因在于,受我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妈妈在家庭中担当着“相夫教子”的角色,妈妈特有的母性、爱心、细心和耐心在培养孩子的道德认知、道德行为和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方面比爸爸作用更明显。因此,同为单亲外出务工留守儿童,妈妈监管孩子要比爸爸监管孩子更有利于孩子的德行培养。 
同为留守儿童,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有单亲监护,可为何德行表现反而低于双亲务工型留守儿童呢? 原因在于: 一方面,父母和监护人在孩子缺乏亲情呵护的不利情况下,德行监管意识都普遍得以加强,父母通过电话联系方式对孩子道德品行不断进行教育和劝诫,监护人也受孩子父母的嘱托而加强了对留守儿童道德品行方面的管教;另一方面,学校教师针对该类学生更为不利的成长环境在学习和生活中给予了重点关注和帮扶,学生问卷的结果证明了这一点。在问及样本学生教师对自己的关心程度如何时,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中选择经常关心的比例在四类样本中最高为7314%;而在从不关心栏中比例最低,仅为214%。卡方检验结果显示父母打工情况与老师的关心程度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见表5),这说明学校和教师的关心程度与学生的亲子监护程度成反向关系,亲子监护关系越弱,群体在学校受到的关注程度就越高。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因为缺乏双亲监护,获得学校和教师的关心程度也就最高。 
表5 教师对不同学生的关心程度以及家访情况交互分析表 
 
     受上述两方面因素的影响,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实际接受的德育影响反而好于单亲留守儿童;而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尽管父亲在家,但却是以顺其自然的方式对孩子实施常态的德育,加上父亲缺乏母亲监管孩子的性别优势,其德育意识不如双亲外出型留守儿童的父母和监护人强烈,在行为方式上也不如他们积极主动。因此,单亲留守儿童的德育表现差于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二者的差别主要在于两个群体监护人的德育意识和学校教师的关注程度不同。 
最为弱势的双亲外出型留守儿童,其德行成绩在各个群体中的得分最高,这一结果从侧面说明,学校教育有利于弥补留守儿童父母打工所带来的德育缺失,对提高留守儿童德行水平的积极作用尤为明显。 
3. 留守儿童男生德行表现差于女生 
根据教师卷的数据,从性别来看,留守儿童男生在道德品行的平均得分为3139,低于女生0.24 分;组织纪律平均得分为3.07,低于女生0.39 分(见表6)。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显示,两项德行成绩的性别差异极其显著。这说明留守儿童男生的德行成绩明显低于女生。 
对非留守儿童的德行成绩进行同样的性别比较后发现,非留守儿童样本的道德品行和组织纪律两项平均成绩,男生分别低于女生0.23 分和0.30 分;独立样本T 检验结果显示: 
非留守儿童两项德行成绩的性别差异极其显著(见表6)。这一结果说明,非留守儿童的男生德行成绩同样低于女生。可见,留守儿童身份本身并非造成留守儿童男生德行成绩低于女生的决定性因素,性别差异在整个样本中都对德行表现产生了影响。 
表6 留守与非留守儿童德行成绩性别差异独立样本T 检验表 
 
     样本学生的德行成绩男生之所以低于女生,原因可能有三: 一是男女学生因为性别差异而在行为表现上有差异,一般来说男生大多活泼好动,淘气顽皮,自制力差,而女生大多文静内敛,行为乖巧温顺,这种性别差异本身对道德品行的影响并不大,但对组织纪律的影响较大;二是农村家庭有比较严重的“重男轻女”现象,对男孩多溺爱和娇惯,甚至放纵,而对女孩的管教相对严厉,特别是以隔代监护为主的留守儿童,爷爷奶奶往往比爸爸妈妈可能更偏爱男生,由于这种教育方式的不同而导致了男女生在德行和纪律方面的差异;三是与教师的评价标准有关,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教师常常把是否“听话”当作评价学生德行表现优劣的标准,因而倾向于把活泼好动、淘气顽皮的男生看作是德行和纪律较差的学生,而把文静温顺的女生看作是德行和纪律较好的学生。 
4、留守儿童花钱比非留守儿童出手大方 
零花钱是青少年儿童生活的一项基本需要,它一方面反映家长对孩子的关爱程度,另一方面也反映家庭的经济状况。调查发现,留守儿童普遍拥有较多的零花钱,出手大方。当问及“家里每周给你的零花钱是多少”时,学生问卷的调查统计分析结果显示,除1 - 3 元数段外,可得4 元以上数段的留守儿童所占比例同比均高于非留守儿童(见表7)。因此,留守儿童零花钱的可支配数额整体上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 
表7 留守与非留守儿童每周所得零花钱分布比例(%) 
 
   由于留守儿童家庭监护不足,多数在学校寄宿,而寄宿生的生活开支较高,住宿与否对学生零花钱的绝对数量影响比较大。因此我们将所有寄宿生按照父母打工类型进行零花钱数量的比较。根据学校卷1901 名在校寄宿生的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寄宿生中留守儿童可得零花钱数同样整体高于非留守儿童(见表8) 
由表8 可见,留守儿童可得零花钱数,以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所占比例最高,其次是爸爸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妈妈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比例最低。而就留守儿童的家庭监护水平而言,以双亲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的监护水平最低,爸爸外出务工型留守儿童因为妈妈在家经济能力有限而位列其次,最后是妈妈外出务工留守儿童。卡方检验统计结果也表明:零花钱可得数量与父母外出打工情况呈现显著相关(见表7)。因此,留守儿童的实际监护水平与可得零花钱的数量恰好成反比,家庭监护水平越低,所获得的零花钱数就越多,反之亦然。 
表8 不同类型寄宿生与每周所得零花钱数交互分析统计表(%) 
 
     留守儿童相对较多的可支配钱额,决定了其较强的支付能力。受此影响,加上监护人的溺爱、纵容或约束失效,留守儿童花钱往往缺乏节制,出手大方,爱吃零食和花钱玩乐(上网,打游戏),特别是留守男童还喜欢借助财物发展同学关系和结交朋友。留守儿童普遍存在出手大方的不良花钱习惯。该习惯削弱了留守儿童的节俭意识,强化了他们对金钱功能的错误看法和意识,容易滋生不正确的金钱观念,进而刺激了留守儿童对零花钱更大的需求,一旦需求得不到满足,再受到外界的强烈诱惑和刺激,他们就很容易铤而走险,诱发违法乱纪行为。 
留守儿童从家中获取零花钱的数量之所以高于非留守儿童是因为: 留守儿童父母外出打工后,家庭难以团聚,父母感觉在亲情上对留守儿童有所亏欠,他们希望通过以最大限度地满足子女在经济支配上的愿望以作补偿;此外就整体而言,留守儿童家庭的经济状况同比一般略好于非留守儿童家庭,经济支付能力相对较强。因此留守儿童可支配零花钱相对较多。 
这一特征对其学习、生活和行为都有着重要的影响。访谈资料也证实了这一点。受访教师也普遍反映: 留守儿童零花钱比其他学生多,喜欢吃零食,爱结交朋友,出手大方,生活不够节俭。 
三、研究结论 
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德行表现整体无显著差异。没有证据表明留守儿童的德行表现整体失范并不如非留守儿童,此前的假设不成立。 
留守儿童是一个分化明显的群体,妈妈外出型留守儿童的德行表现在留守儿童中最差,也明显低于非留守儿童。妈妈在监管孩子德行方面的积极作用明显大于爸爸。学校德育作用明显,是留守儿童德育的主渠道。 
留守儿童的德行性别差异明显,男生德行表现明显差于女生。 
留守儿童零花钱比非留守儿童多,具有花钱出手大方的不良习惯。 
《青年研究》2008年第4期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站点地图
 
您是本站第 235568 位访客
版权所有 ©2002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邮政编码:100720
总 编 室 Tel:(010)64076113 Fax:(010)64076113 E-mail:zbs_zzs@cass.org.cn
事业发展部 Tel:(010)64033952 Fax:(010)64033952 E-mail:fxb_zzs@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