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本所新闻 【关闭本页】
 
日本学者村田忠禧访问日本研究所
作者:庞中鹏    时间:2015-04-11 21:31

2015331日,日本知名学者、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及日本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村田忠禧到访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与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全体成员进行了座谈交流。

村田忠禧是日本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是日本民间继井上清教授之后,少数坚持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属于中国的学者。201310月,村田忠禧的著作《日中领土争端的起源——从历史档案看钓鱼岛问题》(中译本)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在中国读者群引发了较大的反响。村田忠禧1946年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19804月,村田忠禧进入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攻读中国哲学科,19863月,他读完了硕士、博士全部课程,在此期间,村田对中共党史和毛泽东思想,已由原来的兴趣和关注,发展到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19864月,村田忠禧开始在东京大学担任助教,并兼任特邀讲师,在别的大学任课,两年后转任为横滨国立大学副教授,19934月晋升为教授,一直工作至今。村田忠禧是日本著名的中国通,对近代中国的问题有很深入的了解。村田忠禧一直促进中日友好,并常常访问中国。

该座谈会由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主持,日本海洋战略创新工程课题组首席专家、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研究员以及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助理张季风等人出席了座谈会。

在座谈会上,村田忠禧主要围绕着有关钓鱼岛问题做了发言,村田忠禧坚持认为钓鱼岛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村田认为:冲绳海槽构成了琉球国各岛屿和钓鱼岛、黄尾屿与赤尾屿之间的天然分界线,由于黑潮强烈的海流影响,仅靠冲绳传统的小船来往其间是十分困难的;中国的册封使从福建省福州乘船经由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的西北侧前往当时琉球的那霸。而册封使为何不选择经由那些岛屿的东南侧而选择经由西北侧呢?村田指出,那是因为那些岛屿位于大陆架的边缘,而岛屿的东南侧深度突然加大,即便能够供300~400人乘坐的册封使船,在黑潮的海流中航行也会遭遇危险;只有安全地经过被称为黑水的黑潮并看到久米岛,他们才会感觉已经进入琉球国而放松下来,这样的记述在册封使的记录文献中数量很多。村田明确认为,这也证明了钓鱼岛等岛屿并未包含在琉球国的领土范围内。

村田忠禧还着重指出了西村捨三这个历史人物的重要性,因为西村捨三曾任第四代冲绳县令(1883~1886年),村田认为,在此之前,该人从未引起人们的关注,但西村捨三,无论从冲绳历史的角度,还是从其作为日本幕末明治初年那个波澜壮阔时代的人物而言,都应该受到更多的关注和更加深入的研究。村田忠禧认为:日本政府强调所谓1885年以来,通过冲绳县政府等途径多次对尖阁诸岛进行实地调查,慎重确认尖阁诸岛不仅为无人岛,而且也没有受到清朝统治的痕迹;对于这种说辞,村田忠禧经过仔细研究证明,日本政府不仅对钓鱼岛的归属权心知肚明,更编造所谓多次调查的谎言蒙骗世人。村田认为,日本已经解密的外交公文表明,1885年日本明治政府确实曾命令冲绳县政府进行实地调查并设置国家标志,不过,当时的冲绳县令西村捨三认为,这些无人岛与《中山传信录》记载之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相同,无置疑之处也,故而没有对其建立国家标志。

日本海洋战略创新课题组首席专家吕耀东研究员指出,中国已经正式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中国也正在为建设海洋强国而努力,特别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是今后中国着眼于海洋合作的战略规划,但目前安倍政府强调日本是一个海洋国家与中国这个大陆国家有很大的不同,安倍所谓的海洋国家大陆国家的论调,可能不利于中日关系的改善与发展,更无益于钓鱼岛问题的解决。吕耀东认为,日本的保守势力一方面想塑造海洋国家和维护国际秩序的海洋大国形象,另一方面积极组织泛海洋国家联盟民主国家联盟,以价值观外交拉拢包括印、澳、韩、东南亚部分国家及太平洋岛国,遏制中国维护海洋主权权益;价值观外交已成为日本实现从岛国到海洋国家战略构想的重要手段。吕耀东指出,日本一直很重视与东南亚、南亚国家的关系,近来安倍加强与印太海域国家的关系,这里面既涉及区域合作中的经济利益,也有加强海洋安全合作、牵制中国正当海洋维权的战略意图;尤其是在海洋安保技术和装备方面,日本对南太平洋和印度洋新兴海洋国的海洋军事力量建设进行前所未有的大力扶持,其牵制中国的意图昭然若揭。

日本海洋战略创新课题组执行研究员张伯玉认为,钓鱼岛问题是影响中国与日本关系的深刻问题之一,如果日本不能在解决钓鱼岛问题方面有切实诚意的话,是难以谈所谓中日海洋合作的,钓鱼岛问题逐渐加剧,是日本一手挑起与制造的,理应由日本自己去认真解决。张伯玉认为,安倍内阁通过出台一些涉及海洋战略的法案,很可能会导致中日双方在领土纠纷问题上发生冲突,鉴于中日两国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海洋权益争端,一些海洋法案的出台,必将对中国产生诸多现实或潜在的影响,也有可能使东海海域成为中日发生冲突的潜在危险区域。张伯玉指出,日本以保护海洋权益为由,不断推进相关海洋立法,确立海洋国家战略,加强海洋国土管理,加大攫取海洋资源力度,将会进一步引发日本与周边国家在能源、领土以及主权问题上的纠纷与摩擦,并将波及和影响东北亚地区的稳定与安全。

日本海洋战略创新课题组执行研究员白如纯认为,安倍重新执政以来,钓鱼岛问题继续日益加重,安倍继续在钓鱼岛问题以及日本海洋战略上玩弄伎俩,不仅如此,安倍还想插手南海问题。白如纯认为,近两年来,安倍不断加大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其意在南海不言自明,例如,安倍晋三在与东南亚国家首脑会谈时均重点强调了南海问题,提出依法而非武力维护海洋秩序,提议定期召开东盟海洋论坛扩大会议;安倍甚至还认为南海问题是地区与国际社会关注的事项,应按国际法而非单边行动和平解决南海纠纷,并呼吁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和实效性的行为规范。白如纯认为,安倍的真实意图是鼓动东盟在处理南海主权纠纷中统一口径对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是个别国家而非东盟整体与中国存在主权争议,但安倍政权趟浑水渔利的图谋,东盟国家也是心知肚明。

日本海洋战略创新课题组执行研究员庞中鹏谈到了安倍内阁高度重视加深与太平洋岛国关系的意图,20155月下旬,日本与太平洋岛国要举行第七届日本太平洋岛国峰会,不仅如此,日本还非常重视太平洋海域的岛礁与海底资源,其背后的图谋,意在确保太平洋海域的海洋权益,着眼于扩大日本在太平洋海域的海洋地缘政治影响力,而且其潜在的长远战略还在于在太平洋海域对中国的海洋战略进行牵制与制衡。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邮政编码:100007
电话:(010)64039045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国外代号:BM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