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论文 【关闭本页】
 
张季风:重新审视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
作者:张季风    时间:2014-12-29 14:31

内容提要:日本经济“失去二十年”是一个误读的主要原因是比了参照物。日本经济陷入期低迷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但在程中出现过多次“小阳春”,日本经济发展依然不少亮点。从国来看,去二十年的日本经济也有不俗的表合数据表明,日本经济并没有“失去”。通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哀兵之策”,日本的确得了不少,但其面作用也不容小

关 键 词:失去的二十年  期低迷    哀兵之策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

F13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1002-7874201306-0009-21

最近,美国著名经济杂志《福布斯(Forbes)》刊登了前编辑冯艾盟(Eamonn Fingleton)所写“日本失去了20年的法是个大局”[]的文章,在日本引起很大反响。艾盟了佐自己的引用了美国经济家威廉·克莱恩(William Cline)在最近一期《国际经济志上表的一篇题为日本的错觉:失去数十年的法是的无稽之”的文章,并指出2008诺贝尔经济得主·克格曼Paul Krugman)也持有相同的解,即认为关于日本经济的看法缺乏经济学的根据。文章短,其中的有些点,笔者不敢苟同,但主要点却然。文作者的暗示十分明,即美国政府被所“失去的二十年”的言所蒙蔽,采取了不恰当的日政策,致美国很多经济利益。

而在我国,由于受中日政治化以及两国国民感情化等影响,从媒体到学者等各个也都或多或少“失去的二十年”所迷惑,日本经济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误读,而误读有可能影响到我们对日政策的判断。因此,在两国系的“冰河期”,舆论的情况下,我更有必要去认识一个真的日本经济拨开,辨明“失去的二十年”的虚与日本经济的真相,有利于我们对日本的全面、清醒的认识

一 “失去的二十年”是一个

泡沫经济后,日本一蹶不振,于低迷状。在2090年代末,日本经济“失去了十年”的提法就见诸报端,而到2010年前后日本经济仍无起色,又有媒体提出日本经济“失去了二十年”,很然“失去的二十年”是“失去的十年”的延[]在媒体的渲染与炒作下,“失去的二十年”已深入人心,几乎成固定符号,恐怕这还,因“失去的三十年”即将接踵而来[]。原来印刻在人们头脑中的奇迹的日本经济影像几乎然无存,似乎日本已衰落得不一提,甚至连发展中国家都不如。

当今的日本经济果真如此凄惨?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以肯定地,日本在仍然是一个国民生活富庶的经济发达国家。所“失去的二十年”是分夸日本经济衰退的一个

(一)新自由主改革与“失去的二十年”

然,的二十年日本经济率偏低、如政状况不断化、通缩长期化、个人性工没有增、特是低收入人群中的年人收入明减少,地区差距、收入差距有所大以及日本经济地位相下降等等,些可“失去的二十年”之日本经济的各种问题,从本在推行新自由主改革程中,即在“日本模式”,痛和付出的“必要代价”。

们对“日本模式”的通常解是日本在追赶代、工业经济时代,充分利用后优势所采取的“追求一国繁”的展模式。其主要特征:第一,政府主的市场经济机制;第二,出口主展取向;第三、引赶超模式;第四,主要依靠内部累的高蓄;第五,重教育和技术开发等。此外,日本区于欧美各国的一些特殊制度、行,如因政府对经济生活的广泛、深入干而得名的“日本株式会社”、国家的“行政指”、各限制争、保国内市的繁制、身雇用制、年功序列工制、主行制度、行的“窗口指”等等都属于“日本模式”的范畴,政府主的市场经济机制是“日本模式”的本特征,因穿于经济生活和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和各个域。在这种模式下,日本将人、、物、技术这些生要素或经营资源作国家源集中起来使用,在有力的官僚治下,官民一体,实现划的展。国家力的集中保障了大模社会基础设施的建和整个国土的均衡展;国家的行政指和各种规制有效地保了日本国内市和国内的“幼稚产业”;身雇用制等雇用制度培的忠心,保障了企术队伍的定和整个社会就定;主行制度保障了金供

但是,任何经济模式都是特定代的物。在特定条件下,是成功的和行之有效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境的化,也会变为失效和过时。随着日本追赶目实现,后发优势的消失,加之知识经济的到来和经济全球化的展,后的“日本模式”的相当部分已经难以适新的形泡沫经济后,“日本模式”的弊病暴露无,日本也不得不行新自由主改革

新自由主国家干预经济认为功能是万能的,提倡自由放任至上主榜“小政府”。在日本,主改革的当局和支持改革的学者认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原因在于:(1)本来“市”具有自律的恢能力,但由于存在着一些制度上的原因(如多的制和日本式的身雇用制、不良债权累等)妨碍了这种功能的有效发挥,使经济萧条陷入期化和深刻化。只要消除些制度性原因,(包括金、劳动力、人才)如果流向生效率高的部,就能实现整个国民经济的高速经济2)日本经济萧条的特征是供需差的大,不景气的原因与其是需求不足,倒不如是供给过剩所引起的。看出,改革者的第一个点是全面信赖资本主义经济的新古典派宏观经济学的主;后一个点是根据“供自身造需求”的伊法认为GDP和雇用水平可以完全不考需求因素,只由供条件(具体来是指决定经营者投的条件)来决定,实际是供学派的主。根据这种所以他提出,放松制、理企的“三剩”问题,特是大量裁才是最好的景气策。

2080年代,中曾根首相信公社等的民化改革,揭开日本新自由主改革的序幕;首相的“六大改革”是日本全方位新自由主改革的始;“小泉改革”是日本新自由主改革的继续和深化。日本的新自由主改革的主要特征就是变过去的“政府主型模式”“市型模式”。更加注重市的力量,提高民活力。当然这种转型也决不是向“市至上主”,只不是减少政府对经济度干而已。由于新自由主自身的缺陷,加之与改革践的不,日本的新自由主改革并不成功,而且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以至于“失去的二十年”的声音不于耳。事上,由于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化,日本的经济政策不得不常回归凯恩斯主,通过扩大公共投刺激经济和度危机。目前正在推行的“安倍经济学”也包含有很多恩斯主的内容。尽管“小政府”的目标迟迟没有实现,但改革来的痛有所解。

之,“失去的二十年”之“”多半是日本的新自由主改革来的,但政府出台的“反新自由主经济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危机的生。不管怎么说,“失去的二十年”也有太多的夸成分。因日本人患意,包括大部分政治家、普通国民都不喜欢张扬,特是媒体出于各目的更愿意报忧喜,而且不负责任地夸大事以追求新效果。媒体期的宣再加上多日本学者精片面的“科学论证”,致多数日本国民甚至国社会都误认为日本确确实实“失去了二十年”。

(二)比较找了参照物

“失去的二十年”的误谬根源在于找了参照物。其,我察日本经济时一直存在一个区,是自不自地以中国经济、美国经济或者以日本高速增长时期和泡沫经济时参照物,来考察和衡量在的日本经济

中国正于工化的初、中级阶段,也是城市化程最快的段,经济高速增有其必然性。日本早已完成追赶任,与中国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以和中国相比。日本与美国也不可比,然美国也入后工化的成熟段,但美国可利用政治霸事霸在全球呼风唤雨,利用所“能全球提供公共品”的借口,有能力调动全球源,经济发展服可利用美元基轴货币优势维持印钞权和定价,借此可以在世界经济实现本国利益最大化,即便自身经济出了问题也可以全世界买单。而日本没有这种经济外的能力来支撑和高的速度。

另外,与日本高速增长时期也不可比。日本在1955年至1973年期实现了高速增,完成了追赶欧美达国家的任。昔日日本的高速增与中国在的情况比相似,甚至是在比中国更有利的条件实现的。其一,当日本正于后段,经济发展的潜力很大,国内和国间宽广;其二,从支撑经济发展的三要素:劳动力、金和技术层面来看,三者的供都十分旺盛;其三,世界经济与技革命境良好,日本实现了一枝独秀的展。而在,上述的基本背景和基本条件都生了根本性化,所以在的日本经济无法与高速增行比有很多人拿在的日本经济与泡沫经济时行比,例如,20139月中旬日本日225平均股指14400点左右,仅仅相当于1989年的三分之一的地价不足当的三分之一;与泡沫经济时期相比,日本的资产损失高达1500亿日元[]在日本的金融、产业、企业实力与当更是有天壤之。其实,与泡沫经济时行比更是不恰当,泡沫经济本身就是一异常或者非理性的危险经济

笔者认为在的日本经济状况若与尚未生泡沫经济之前的1984年的日本经济相比,当是比的。如1所示,若以1985年基数100,股市(除泡沫期外)有升有降,化不大;地价也同股市一,未生太大化;雇佣者个人收入略有上升,而法人收入有升有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个人金融资产上升幅度大,2010年大概是1985年的3倍。蓄率下降是人们认为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的主要据之一。2可以看出,然家庭的蓄率在下降,但企蓄率在上升,民间储体仍高水平。在2002年以后,企业储蓄率一直持在20%以上,这说明企早已解决了金短缺问题,而且盈利水平高。当然企业储蓄率高,也反日本企业难以找到合适的投资对象,投资动力不足,也是日本期以来的构性问题。表1的数据则显示,日本人均GDP80年代中期以来体呈快速的上升趋势,从1985年的11369美元上升到2011年的46618美元,增3.1倍。从上述数据的分析可以清晰地看出,与日本经济正常状1985年相比,日本的主要经济并没有“失去”。而且志国民富裕程度的人均GDP于上升状示民间财富的个人金融资产和民间储蓄仍居于高位,日本的经济实力和国民生活水平决不色于欧美等世界主要达国家。

日本30年来的主要经济标变

注:个人金融资产的数据由于统计标准的更,1997年以后并不连续

料来源:根据日本行、国税、日本不动产研究所等制。

2 家庭与企蓄与GDP之比

注:企业储蓄是非金融法人与金融机构的合

料来源:「平成二十年度国民経済計算確報」(平成12年基準、93SNA、平成22211日)、引自深尾京司『「失われた二十年」と日本経済――構造的原因と再生への原動力の解明』、日本経済新聞出版社2012年。

 

1 日本人均GDP与主要达国家的    位:美元

                    

料来源:IMF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tatistics (IFS) March 2013

二 客观认识过二十年的日本经济

然,“失去的二十年”法并不准确,并不能概括日本经济的真面貌,甚至有舆论误导之嫌,但并不意味着日本经济不存在问题经济长期低迷是一个不争的施,但在日本经济陷入期低迷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在程中现过多次小阳春,而且,日本经济发展依然存在不少亮点。

(一)日本经济陷入期低迷的必然性与偶然性

众所周知,泡沫经济后,日本经济一直萎靡不振,陷入了期低迷状。其主要特征如下:(1经济;(2)国际经济地位相下降;(3政状况不断化;(4期通;(5)地区差距与富差距大,等等。其,日本之所以陷入这种长期低迷状,有其必然性也有偶然性。

日本早已入后工化的成熟段,经济进入低速增有其必然性。由于日本完成了追赶任,与欧美达国家站到同一起跑线,后发优势消失,前面有欧美等达国家的打和堵截,后面有洲四小(NIEs)以及以中国代表的新经济体的高速追赶,日本经济的国地位必然相下降;从国内情况来看,人口迅速老化,需要加大社会保障用支出;劳动力人口始下降,经济活力下降;而且由于日本经济长期推行均衡展模式,全国各地区几乎同时进入后工化的成熟段,国土基础开发,国内展空受限,使得公共投的乘数效果不断下降;后发优势消失,全要素生TFP)增速放,而自身的新能力不足,致供给难以提高;由于国内市场饱和,步扩大内需极,只能依出口刺激经济复苏,但又遭到来自新兴经济体的激烈争,致需求重不足。,居民收入增停滞,致消。消直接致企设备的减少,而使能力萎金融危机以达国家同陷入去杠杆化的低速增明日本经济衰退不是孤立、个别现。(参见3

 

 

 

 

 

 

 

 

 

 


   两次大地震

设备投资减少

 
金融危机

 

 

 

 

 

 

 

 

 

 


日本经济陷入期低迷必然性分析

而且,经济发展是有周期性的,后日本曾出现过高速增和中速增有波低速增也是很自然的象。从日本经济发迹来看,所表出来的15次景气周期循环变化,周期和朱格拉周期的特征比,同也能观测到康德拉季耶夫周期库兹涅茨周期痕迹和影像,但其更符合克思所示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加之上述的客因素制,日本陷入期低迷具有一定的必然性。目前,日本的潜在经济率也就是1.5%左右,经济长期低迷当是一话说,低速增就是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的正常状,何“失去的二十年”?

但是,不可否,日本期低迷的出也有一定的偶然性。去的二十多年里,可以日本运气不佳。1995生阪神大地震、1997年爆发亚洲金融暴、2008年爆源自美国的国金融危机、20113月又本大地震、大海、核泄漏事故,外部境制约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是而易的。其中,特2008年的国金融危机和日本大地震日本经济的打沉重,政府投入了巨的公共金。也有人会世界其他国家也自然灾害,也同样经历了国金融危机,一点不足以构成日本陷入低迷的偶然性。此,但关键是日本正期低迷之中,抗外来冲的能力比脆弱,些外来冲无异于雪上加霜,使刚刚看到一点复苏希望的日本经济陷入深渊之中。反,如果没有些外来冲,日本经济的状况或会好一些。

(二)在体低迷中也有“小阳春”

2080年代以后,日本新自由主改革期,经济发程中的不可因素增多,加大了政府的宏观调度。特是从政局来看,政府更迭仍,当政者将主要精力用于争权夺利,使经济政策无法保持连贯。特是政府当局“泡沫”的危害认识不足,不良债权问题未能采取及时对策。而且,对经济多次判断失贻误战机,政策摇摆不定。再者,如前所述,在二十年中,从国际环境看,爆发过东亚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海,从国内情况看,生了阪神大地震和日本大地震,国内外客观环境的化也拖累了日本经济复苏

综观过20多年,日本真正出现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的时间只有19971998年的两年左右,金融机构纷纷,并出现轻微的信用危机,但很快就得以控制。由于经济周期的作用,体低迷的二十年中也曾出现过低水平的恢。如4所示,阪神大地震后的1995-1996年的“小阳春”,1999-2000年出IT景气”,而在20021月至2008373个月的后最年平均经济2%的低水平景气,亦称“没有感”的景气。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5于解决了不良债权问题。正因如此,当2008年国金融危机来后,日本金融机构遭受的直接失有限,金融系保持定状。但是,在金融危机中,由于美国、欧洲等外部市剧恶化,使日本的经济遭受重也暴露出日本外依经济结构的致命弱点。在2008年第四季度,几乎所有主要经济都出了自由落体式的下跌,2008年度实际GDP率出-3.7%后最大幅度的经济滑坡。但是,在外需大和超货币政策、政政策等因素的力推下,2009年第二季度以后日本经济2009年度实际GDP-2.0%,降幅明收窄,2010年度实现3.4%的正增1991年以来的最高增率,远远日本国内及国际经济组织期。意味着日本已从金融危机的最困难时期走出,复苏的通道。

20113月日本遭受了百年一遇的大地震和千年一遇的大海,再加上核泄漏这种类历史上罕合型大灾,国民表出惊人的淡定,秩序井然,抢险救灾有条不紊,而且出人料地迅速恢。在大地震和大海啸发生的同,日本又出了日元急,特是下半年又受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致的世界经济环化的影响,即便是在这种极度劣的境下,2011年度的日本经济仍保持了0.3%的正增,并没有陷入20125月,占日本发电29%54座核站全部停机,但日本经济、企与国民生活并没有受到束性影响,2012年度实际GDP率仍1.2%的正增些都充分反映出日本经济所具有的雄厚力。2010年至2012年的三年,年平均实际经济1.6%,与1991年至2009年期的年平均增率相比,高出1倍。2013年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第一季度实际GDP率高达4.1%,第二季度也是3.8%的高增[]

                         

4 后日本长经济增率化情况

     注:以年度数据计算,平均值为各年度数据的简单平均值。

另外,2008年国金融危机以来,特日本大地震以来日元曾持走高,这虽然有不利于日本出口的一面,但日本口大量能源和原材料却十分有利。其,一国货币的升与否主要取决其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和未来前景,日经济状况不算好,但至少不比美国和欧洲经济状况更坏,所以投家才大量入日元。言之,日元持本身就意味着日本经济仍具有力。也正是因日元升,尽管日本在2011年名GDP-0.7%,但如果美元则为5.87亿美元,与上年同比增7.5%

(三)灰暗的20年中也有多亮点

沫破灭后的日本经济是相当灰暗的期,但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不难发现去的二十年中,日本经济也有多亮点。

日本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经济处于鼎盛始走向停滞和低迷的,直到在,日本依然是一个极其富有的国家。2012年,日本GDP量达5.96亿美元,仍居世界第三位,人均GDP高达46736美元[],仍居世界前茅。海外净资产高达296.1亿[],世界第一。个人金融资产为1547亿日元,居世界之首。从外汇储备上看,到2006止,日本一直居世界第一位,2006年以后被中国超越,居世界第二位,201291.28亿美元。另外,日本还拥有可供半年消的石油储备,以及大量的及稀土金属等略物资储备实际也是一物化的外汇储备,而且比外汇储备更具略意

目前,日本的失率只有4%左右,最高年份的2002年也只有5.4%,而欧洲国家大多都在8%以上(见图5)。国民生活水平甚至高于欧美达国家,自然境和空气量仍然是世界最好的,日本在世界产业链条中仍居高端,企术创新能力仍属一流。从某去的20年更是日本改革整的20年,受励20年,制度新的20[]

5 率的国

料来源: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WEO)”,2012.

日本之所以陷入期低迷主要是对过去日本所出的超自身体力的虚假繁底清算。经过断的改革,在二十年当中,形成了支撑日本经济未来展的两个重要条件:第一,是空前的成本下降与效率的提高;第二,是日本企的国化和世界市民化。应对美国要求的日元升值过程中,日本不水平下降了,而且流通成本和公共用都大大降低。日本从一个世界最高物价的国家成了世界有数的低成本国家,另外由于生大量移到海外,日本正从出口基地向全球商部功能和经济转变。第三,企的研高投入,潜在技术实力上升。去的二十年多年来,日本企门对的投入占GNP的比例在达国家中是最高的,2007年高达2.7%[]。而从1990起日本的投入占GDP的比重在达国家中也一直是最高的,特是从90年代中期始一直于上升状2007年接近3.5%[]。另外在去的二十年当中,日本在物理、化学、生命科学等域出了十余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推动经济发展的三要素当中的简单劳动源的重将会下降,从日本来看,人口利早已失,人口和劳动力都在减少,代之而来的是“人口重荷”的包袱,即使是像中国这样劳动力比丰富的国家,也有一天会吃完人口利。另外,对经济的拉力也在相下降,而人才、技以及新能力将在推动经济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经济萧条期的技术储备和人才储备,意味着今后展的后会更足。

三 从国看日本经济

从国来看,去二十年的日本经济也有不俗的表首先从宏观视可以看出,劳动力人均造的价于高位。1991年到2012年,美国的劳动力人口增23%,而日本0.6%,如果按劳动力人均产值来看,速度日本不美国,甚至了被认为是当代经济成功代表的德国。日本去一直将期通缩视为日本经济的病源之一,但在威廉·克莱恩看来,回顾过二十年的日本经济,恰恰是物价下降比物价上升更繁[?]去的二十年,日本实际GDP率不足1%,但艾盟认为这不能完全排除日本政府或世界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有人的可能性,因日本人均力生1990年以来,比美国增1倍。实际经济率的低迷存在以解的矛盾。

(一)与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比较

易方面,日本在去的二十年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89年以后,在主要达国家中,续扩大的只有日本和德国。而同期,不用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的易逆差近年来也都在大。而不容忽的是,日本的成功是在日元不断升十分困前提下取得的。如果真是所失去的二十年,日元理应贬值,而实际上在国上,日元从2090年代初到在升50%2011年以后日本陷入逆差,但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东日本大地震以后,受福站泄露事故的影响,占全国发电总量近30%的核站或弃或停机,造成力短缺,从而不得不大量口化石燃料以解燃眉之急,而造成口异常大的局面。随着未来核站的陆续重启,日本的易状况可能得到改善。尽管2011-2012年日本的易收支出连续2年的逆差,但是由于日本海外资产庞大,收支仍差状常收支也一直保持差。

在企业经营方面,去的20年,日本企盈利状况也好于欧美。然,日本的股市尚未恢1989年异常的“最高”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日本的股市变动并不一定真反映日本企业经营实际状况,尽管日元升,但企效益仍然保持高增,如6所示,90年代以来,除2008-2009年国金融危机期以外,企常收益基本呈高增。由于企效益好,企也都持着高的雇佣率。

                          

6 日本企业销营业收益率的

料来源:財務省『法人企業統計年報』。

从具体产业来看,汽车产业的效益首屈一指。2011年丰田汽公司的高达2595亿美元,是1989841亿美元的3倍以上,而且业绩是在生了日本大地震、不得不大幅度小的情况下取得的。2012年丰田公司的步扩大,高达23.5亿日元(若按当年1美元83日元算,折合2831亿美元,同比增9%),汽车产量超1000,居世界之首。营业收益高达1.3208亿日元,与上年同比增271.4%[?]2011年日公司也达到1190亿美元,1989年的3倍,其他汽也都取得很好的业绩。与日本相比,欧美汽业则为逊色。2011年福特汽公司的额为1333亿美元,与1989年的924亿美元相比仅仅44%。而通用汽公司的额为1503亿美元,与1989年的1211亿美元相比24%。当然日本汽车产业的效益不仅远美国,也好于欧洲。在欧洲市,与致雪铁龙、沃沃、雷偌、捷豹等当地企,美国的子公司也被日本企业夺走了市

(二)与中国的比较

日本经济进行国绝对绕日本与中国的比2010年中国GDP日本,日本人的心理防线以巨大的冲也成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的重要依据。毋庸置疑,中国的GDP量超日本,充分体出中国改革放取得的巨大成就,是一件具有史意的大事件。但中国人口是日本的10倍,GDP量超日本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能以日本GDP被中国超越来反正日本经济失去了二十年。经济大国不等于经济强国,我经济质量上与日本有相当大的距离。购买力平价来衡量的GDP量,中国早就超日本,2009年中国9.09亿美元,而日本仅为4.14亿美元。而名GDP量,中国在2010年超日本。2012年日本的GDP5.96亿美元,中国的GDP达到8.22亿美元。但日本人均GDP46735.7美元,居第13位,而中国人均GDP仅为6075.9美元,位居87[?]远远落后于日本。

GDP已超日本,但衡量经济总量的另一个重要指GNP即国民生产总值却未必已日本。日本吸收外很少,而在海外有大量资产,其海外公司回日本的利润约占其GDP2%—3%;而中国正相反,在的大量外年都要把中国GDP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出中国。个数字究竟有多大,很难统计,因此这么一加一减之后,中国的GNP是否超日本,难说。事上,GNPGDP更能真反映一国的经济状况和国民的富裕程度。

绿GDP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是衡量各国扣除自然资产损失后新造的真国民富的量核算简单,就是从统计GDP中,扣除由于染、自然退化、教育低下、人口数量失控、管理不善等因素引起的经济损成本,从而得出真的国民量。绿GDP统计难度非常大,多指标难以量化,又无国际统一指,国家统计局曾经进过绿GDP统计尝试,尽管不十分精确,但绿GDP要比实际GDP低很多。有关测算表明,2080年代至90年代,我国生退化和来的经济损相当于GDP8%2005年以来一数字在下降,但到2011年仍高达4%左右[?]。中国的经济模式仍然停留在“粗放”状GDP所需的源以及能源消耗高于日本。日本的产业、循环经济、低碳经济等方面世界一流,而中国在方面存在明差距。这样看来,日本绿GDP将大于中国。

在社会公平方面,日本是社会收入分配最公平的国家之一。尽管日本近年来也出了差距大的趋势,但体来看,仍居世界收入分配最公平、差距最小的国家之列。其基尼系数只有0.32左右,而中国高达0.47;从地区差距来看,在日本,最落后的冲与最达的京人均GDP相比在2倍之内,若考到物价因素几乎没有差距,而中国最达地区与最落后地区之能有10倍之差。在社会保障方面,日本在上世60年代已实现养老、医的全社会覆盖;而中国,社保系统刚刚,水平很低,有很多村地区未能全部覆盖。日本早在2080年代已入后工段,目前城市化率高达70%以上,医、教育等社会公共服务实现了均等化,城和区域之几乎不存在差距。中国当前仍于工化的初中期段,城市化率仅为46%,而且城的收入差距至少在3倍以上,特是城社会公共服的差距极大。

产业结构来,日本在上世七八十年代已经实现达国家中最先产业结构,其农业人口人口的4%左右;而中国的一比例高达47%。在世界产业链中,日本居高端地位,而中国仍居于中低端地位。中国然已成“世界工厂”,钢产量、一次能源量以及中低端家电产品、服装等世界第一,但是在高端、高技含量和高附加值产品方面,我并没有优势。此外,在公共服务业、特是金融、保代服务业方面,中国与日本的差距更大。

从企业层面看,经过改革30多年的努力中国企的整体力得到很大提升,但与日本企的差距很大。早在80年代,日本的企就已相当成熟,有丰田、日、日立、芝、松下、新日等世界顶级,而且些企,当然也包括多中小企掌握着众多的核心技,形成了多世界品牌。日本企与欧美国家相比几乎无差距可言,所生品如高端子芯片、半体、机器人、家和汽等甚至要超欧美;而从我国的状来看,世界顶级极少,而世界顶级品牌甚至没有出。我国的企业严重缺乏自主的核心技,大而不。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富世界500排行榜。2012年,中国(不包括台湾地区)73家企上榜,日本有68家,可以说总体数量是旗鼓相当。但是日本企体排名更加靠前,而且多以制造业为主,中国多数上榜企业为具有源的国企央企。中国企争力相比于日本是略

40多年,日本头顶“世界第二”的光,既有转变方式、通过产业结整升开发节能技、促进经济社会均衡来的光,也有被成功冲昏头脑张扬于世,政策失误导致泡沫生成、破,最终饱尝期低迷”的苦果而留下的沉痛教。日本的经验与教实值“世界第二”的中国真借和汲取。

四 “哀兵之策”的利与弊

日本高“失去的二十年”也并不完全是因日本人的低与内外哭是日本的一,因可以日本来好。日本政府、媒体,特是学者对经济数字很敏感,但是笔者注意到,当金融危机日本造成沉重打,使日本经济2008年第四季度急下滑13%2008年度GDP下降3.7%,其他经济也迅速下滑的候,日本的政府官言、学者的分析、电视、广播、互网以及平面媒体篇累,大肆渲染;但20096月日本经济达国家中第一个“触底”,2009年度GDP降幅收窄,特2010年度GDP率达到3.4%,不但政府不作声,几乎很少有评论,媒体道也很少。另外,3.11大地震生后的3月份工矿业指数急下降了15.5%,第一季度GDP下降了6%失得如何惨重,道的非常多,但日本产业链条迅速恢经济很快复苏,第三季度出7.1% 的高速增2012年第一季度又出6.1%的高增几乎很少道。日本这种报忧喜的做法,自然有日本民族危机感较强事低的国民性有,但是也不能排除是一“哀兵之策”。

顾战史,日本也并非一,也曾经张扬过,但却此付出了巨大代价。日本自1968年完成追赶欧美目以后,特80年代中期,一夜暴富,据统计时仅仅京的地价就相当于整个美国国土的4倍。此的日本不在数量上而且在量上都完成追赶任经济进史上最煌的期。在这种背景下,从政治家到普通国民,都头脑发热,日本列满骄横、狂躁之气,以日本经济前景不可限量,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与日本相比。这种满导致日本整个国家泡沫失去警惕。企、民众,全民炒股、房,就家庭主也加入投机行列,形成了一股大的投机潮。多了,就到处张扬,忘乎所以。多了,就要想法找出路,于是日本投美国行大模投,以高价购买美国的土地、山、农场、工厂、企行、旅、摩天大楼、商中心、高夫球以及好莱等。夏威夷几乎成了日本的殖民地,日本甚至声称“购买美国”,其果不惹怒了美国,而且也被世人称经济动物”而受到鄙

众所周知,美国很快就行反,首先是美日、接下来就是“广场协议”迫使日元急,迫使日本行以大内需或者是以减少美出口整。后来的果大家都清楚,在美日经济战中,日本节节败退。特是再加上后来经济政策上的失等各原因,日本出了泡经济90年代初泡沫崩,从此日本经济一蹶不振,而陷入期低迷状。很然,昔日当“兵”,使日本吃尽了苦,所以才选择了明退实进的“哀兵之策”。在被认为是日本经济最困难时期的1998年,任大藏大臣宫泽喜一政大臣曾毫无根据地日本经济濒临的状索尼会典雄也曾似的言,几个月后丰田汽公司总经理奥田甚至出警告:日本的问题“可能引起世界性金融危机”。然而,当正是企业经济效益最好之1998年与1989年相比,索尼的利增加了131%,丰田的利增加56%[?]

当然,日本的“哀兵之策”也得到了多好“日本政府和日本企家居安思危,之所以唱衰日本经济,是他到,日本经济衰退的法有利于和美国政府日本市的追究。到甜的日本人,就这样一直不停地述着日本经济患上了不治之症”。“但是,美国来‘孱弱的日本’发挥了神奇的威力。高的美国不会再打倒地的手。其果,汽、汽零部件、金融服和大米等些自2080年代以来日美之间悬而未决的问题,直到一个都没有解决”[?]正是因日本的示弱与的低,才使得美国放弃了与个昔日的“经济宿较劲,而将打的目标转向中国;也正是因日本经济低迷,国金融生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将借的目光没有住日本而是向了中国,使得日本在经济全球化大境中,顺风顺水。正是所“失去的二十年”的宣功效,日本得以在不被目、被人同情,甚至是被人看不起的情况下,低地不声不响地经济日本人的低得的和我国这样被人“注”、被人捧的情况下,经济举步维艰的状况形成比。

“哀兵之策”不使日本在经济方面得到了好,而且其他方面也得到惠。正在这种、不被人注的情况下,日本根据美国的“再平衡”的需要,抓住美国人利用其充当犬而一定松的机遇,不声不响地充自身的力,向海外派兵、出售武器,极右力在问题上大放厥,公然挑战战后国秩序,向“修”的目标步步逼近,即便如此,却很少听到西方的反声音;正是在不被人注的情况下,日本就可以不遵守言,即使没有实现“京都”提出的减排目,也不会被人追究;正是由于低和被人同情,就可以把福站的核松地排入太平洋而不受人指;也正是在不被人注的情况下,日本随美国,一方面加紧对我国固有钓鱼岛实际步步紧逼,大搞所购岛闹剧,同过经济援助等手段,拉太平洋岛屿国家,孤立中国,鼓励菲律与中国峙,在充当美国剿中国的的同,不断取自身利益。日本正是以“哀兵之策”,明退实进为实现其“正常国家”的“日本梦”坚实伐。

,日本的“哀兵之策”也有很大的面作用,从国内来看,由于人整天被灌的都是不景气、“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在又议论“失去的三十年”这种负责任的宣鼓噪,使人看不到明天的希望,期增,消欲望减退、消心理受挫,全社会消不振,自然也会促使需求下降,影响经济复苏条的宣也会使人心散,特是使年人感到前途无望,失信心,日本经济,也可能日本的未来生不可估量的面影响。从国来看,目前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是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期宣“失去的二十年”以及“将要失去三十年”等论调也有于日本自身的国形象,将会助推日本国地位的下降。

 

上所述,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的法有虚有但虚多少。体来看,去的二十年尽管日本经济速度很低,但仍取得了“没有水分”的展。在泡沫经济溃经过了二十年的之后,日本仍然保持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未来日本经济GDP会有慢增,国地位将相下降,但下降速度将是很慢的。2030年仍将保持前五地位,即使到2050年也仍能保持前八地位。日本的经济实和政府掌控宏观经济运行的能力不可轻视认识一个真的日本经济,知己知彼,有助于我制定准确的日政策,只有观认识对,才能实现真正的超越。


[]Eamonn Fingleton,“The Story Of Japan's 'Lost Decades' Was Just One Big Hoax Forbes8 November 2013http://www.forbes.com/sites/eamonnfingleton/2013/08/11/.

[]“失去的十年”这一提法据说最初似乎出自于811《中国新闻广场栏目》,此后在ゼミナール日本経済入門(1999年度版)』(日本経済新聞出版社)中被理论化阐述。实际上准确的提出时间或出自于何人已很难说清,但基本是根据美国“失去的十年”而演化过来的,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失去的二十年”这一提法更为普遍,但始于何时,源自谁人就更难以说清了。

[]比较有影响的有池田信夫『「失われた30年」に向かう日本』(エコノMIX異論正論、ニューズウィーク日本版20101223塩沢由典「失われた30年」を避けるにはオピニオン:Chuo Online);土居雅紹『「失われた30年」となる可能性も次の10年を考えて投資しよう』( MONEYzine「ワラントコラム」)佐藤周一いまこそ「失われた30年」をもたらした「中曽根政治」の総括が必要だ』(広島瀬戸内新聞社、JANJANブログ)等等。

[]「失われた20年」、http://ja.wikipedia.org/wiki/

[]閣府経済会総合研究所「2013(平成25)46月期四半期別GDP速報(2次速報)」、201399日。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22013

[]「対外純資産、過去最大の296兆円2位中国の2倍、22年連続世界一の債権国2013528日、http://sankei.jp.msn.com/economy/news/130528/fnc13052810090003-n1.htm

[]武者陵司『「失われた20年」の終わり――地政学で診る日本経済』、東洋経済新報社、2011年、170

[]文部科学省科学技術政策研究所『科学技術指導2009

[] OECD Ma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dicators,2009,2.

[?]William Cline,Japanese Optical Illusion——The “lost decades” theory is a myth”,

The International EconomySpring 2013 issue http://www.international-economy.com/index.htm.

[?]「データで見る世界の中のトヨタ」、http://www.toyota.co.jp/jpn/company/about_toyota/gaikyo/

[?]李扬:《中国经济300年绝有的奇》,《求是》2013年第10期。

[?]Eamonn FingletonThe Story Of Japan's 'Lost Decades' Was Just One Big Hoax ForbesAugust 11 2013http://www.forbes.com/sites/eamonnfingleton/2013/08/11/.

[?]Eamonn Fingleton語られ始めた「日本の失われた20年はウソ」という真実」、『Forbes2013年8月11http://www.nikkei.com/article/DGXNASFK2700G_X20C13A8000000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日本学刊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东院
邮政编码:100007
电话:(010)64039045
传真:(010)64014022 64039045
国内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国外代号:BM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