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哨兵被袭后七日:民警压力大做恶梦
作者:    时间:2009-04-02

失枪七日——一个城市的恐与反恐

  在这个三千多万人口的城市,一把从军人手中掳去的枪支,就像一颗巨石投向了平静的湖面。

  三个小时后,重庆各个警种投入到侦缉工作中;案发翌日,重庆出动了更多的警力,全体待命;随后,包括出租车司机、学校等等,一系列的社会资源被调动起来……

  本刊记者/周华蕾(发自重庆)

  天色暗下来。

  整个城市从白天的阴霾转向晚上的五光十色。这个城市的晚上显得比白天活泛。

  这里是重庆,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

  3月19日晚上7点刚过,有人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喝酒划拳;有人吃饱了饭准备支桌子打麻将;其余的人日常地下班、做饭或者饭后闲聊。

   “恐怖”来袭

  时间指向晚上7点42分,高新区半山腰上的石桥铺八益建材市场。

  来过这里的人都觉得建材市场的形状更像一张蜘蛛网。上千家建材店包裹着成都军区驻扎在这里的一支部队。

  部队就在蜘蛛网的正中央,周围是许多羊肠道。

  最初,建材市场就是依托队伍建成的,叫“八一建材市场”,后来为了军商分开,才改的名字。

  出租车是开不到部队门口的,只能到建材市场的入口处,拾级而上,通往部队的小路陡且窄。

  建材铺子五六点就打了烊,剩一些小店和烧烤摊子还零星张罗着。

  突然,爆出两记沉闷的响声。

  周边不知情的居民探着头张望,以为谁家在放鞭炮,或者是在爆米花。

  最终人们确定那是枪声。就从不远处的部队营房门口传来。

  两粒来自仿制军用手枪的子弹袭击了18岁的站岗哨兵。

  第二枪从后背穿过他的前胸,年轻的士兵倒在地上,他的胸章零落在旁,上面有血和指尖大的窟窿。

  蒙面的枪袭者迅速抢走士兵的81式自动步枪,裹着灰色齐膝的风衣,消匿在曲里拐弯的羊肠道里。有人看见他跑到小巷尽头,上了石新路边一辆等候多时的出租车。

  被持枪歹徒逼退的另外两名哨兵上报了情况,这个城市即刻警觉。

  这把81式自动步枪拥有几乎可以横跨长江的射程。它的有效射程是400米,在2000米的范围内具有杀伤力,弹夹能够容纳30发子弹。照理枪弹是分离的。但重庆警方并没有证实这一点。

  在这个三千多万人口的城市,一把从军人手中掳去的枪支,就像一颗巨石投向了平静的湖面。

  三个小时内,重庆警方各个警种向“蜘蛛网”的中央聚拢。

  石桥铺方圆数公里的交通枢纽被封锁,戴着钢盔、扛着枪、穿着防弹衣的警察对石桥铺的居民逐一询问,并盘查所有过往车辆,有的还要查看后备箱。开着大灯的黄色出租车拥堵在一起,远远看去,像是整个石桥铺都被照亮了。

  凭借一个积满尘垢的摄像头和目击者们拼凑的现场过程,抢匪的外貌被模糊地还原:高1.75米左右,皮肤黝黑,穿灰色风衣,头戴黑色线帽,还背着一把窄长的挎刀。

  晚上8点多,这条线索已经到了各出租车公司负责人的手上。消息是由重庆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下发的,再由出租车公司向这个城市的3万多名出租车司机传播开去。

  哨兵枪击案的消息很快开枝散叶,在重庆的QQ群和论坛里沸腾起来,卷起了一场福尔摩斯式的头脑风暴。爱好军事的网友分析,枪里还有28颗子弹,也有人为哨兵惋惜,“他还是个孩子”,更多的人把这起突发事件和前不久政府对“恐怖分子”的预警联系起来。

  23岁的卓菲刚从石桥铺回到七星岗的家里,登上天涯论坛,看到“失枪”的消息,后背一阵发麻。她想起来有些后怕,“如果当时那个贼拿着机关枪乱扫,我可能就回不来了。”

  网络热议15个小时后,第二天中午,重庆市公安局发出公告,向公众确认了枪击案的事实。这样的坦诚和速度,让工作多年的重庆民警汪增福感到意外。以往处理类似事件时,上级部门总是尽可能保持低调。“谣言止于智者,”中共重庆市委信访局一位官员说,“时代在进步,这些事应该更透明,不面对是不可能的。”

  警方称,根据现场掌握的证据,枪击哨兵并夺枪的事件被列入“反恐”范畴。

  “反恐”,这在多数重庆人的心目中,曾经是一个遥远的名词。

   失枪前:反恐中心

  事实上,早在5天前,“恐怖主义”的氛围就已经把重庆厚实地笼罩。

  3月14日,星期六。这天清晨5点过,睡梦中,两路口小学的孟校长被电话吵醒,渝中区政府打来电话,要求他立即出门参加区政府的紧急会议。会上要求,各部党政一把手提高警惕,做好安保。

  自从19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以来,陡增的人口、幅员和影响力,让这个城市越来越受到现代化的考验。目前,这里有3000多万人口,高楼密集度居全国第四,见缝插针的渝中半岛,高密度更居全国第一。

  21世纪初,重庆已被列为中国七个反恐中心城市之一。它和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广州和沈阳,成为这个国家警力高度关注的地方。在这些地方,高耸的标志性建筑、大型超市、地铁车站、学校等地极易成为恐怖分子的天然“靶心”。

  3月14、15日那个周末,整个重庆市的弦都绷得僵硬。

  孟校长停止了周末的休假,留守空荡荡的学校巡查,他在周一孩子们升旗的广场一圈圈打量,看周边是不是有藏得住坏人的角落。警察大范围巡视的同时,不少单位细化了安保措施,“注意无人认领的行李”,“最近公交、轻轨、人群、商场,都少去,看到人有异样的,赶紧离开”……

  同样的信息以几何倍数在手机和网络上扩散。

  紧张的周末终于过去,警戒解除,局势看上去安然无恙,重庆松了口气。

  3月19日上午,就在“失枪案”发生的那个早上。重庆市公安局还召开了2009工作部署会,宣布新一轮灭枪治暴工作的开始。但不到12个小时后,黑枪肇事,给重庆警界带来一场震荡。

  事发地石桥铺是重庆的IT中心,地处沙坪坝区、九龙坡区、高新区的交界。在这里,你可以见证重庆的冉冉升起:立交桥的一边很现代,高档楼盘林立;另一边则是庞杂的棚户区,俨然还是直辖市 前的模样,路边小店的大喇叭一溜儿“跳楼大甩卖”或者“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地叫唤着,有墙的地方,贴满了小广告。

  “3·19”哨兵枪击案的发生,直接促成了“平安重庆”安保系统的全面升级。

  第二天,重庆市各部队驻地门外,哨兵由平时的两人增至5到6人,战士身后的步枪加上了近身搏击的刺刀。申请出门和入内成为特别费劲的事情。在浙江舟山和湖北武汉,“反袭哨夺枪演练”和反恐演练开始。

  中国电信在重庆江北的一家分公司,换掉了年老的保安。

  重庆市电视台的机房要求,记者编辑不能携包入内。

  期间,重庆市长王鸿举在接受港澳媒体采访时表示,哨兵武器被抢是意料之外的偶然事件,整个重庆还是很安全的。

    失枪后:“这是国家大事”

  3月23日,枪击案发生第五天。

  漩涡的正中央,石桥铺八益建材市场里,人流如常。有生意的瓷砖店铺里,老板大声地和顾客讨价还价,也有很多店清闲着,营业员有的在门口织毛衣,有的翻报纸,还有的大口大口地吃盒饭,油腻的一次性饭盒、塑料袋和烟头随意地堆在狭长的巷道里。几个蓝衣服、灰衣服的“棒棒”在和黑色警用背心的警察们对话。

  在歹徒逃逸的石新路口,卖卷烟的老头跷着军绿色的二郎腿,兴致勃勃地向熟人点评着听来的案发经过,像说着一段历史久远的评书,“这是国家大事”。

  石桥铺正街一间“家常菜馆”的老板娘麻利地招呼来往客人,说话快得像打机关枪,枪击案对于她只是过去式,这都赶不上她忙碌的生活,“我们小老百姓又莫得钱,怕啥子嘛?”

  真相掺和着谣言,在这座以“摆龙门阵”见长的城市里四处流转。

  重庆网民们一如既往地自由散漫。有人发出“重金收购防弹衣”的帖子,一群人跟着灌水哄抬。还有人开始担心,刘德华4月底的重庆演唱会,会不会就此取消。

  “恐怖主义”在不同重庆人的脑海中,有着不同的轮廓。

  对于80后的青少年,“恐怖主义”是一个叫“半条命”的电脑游戏,或者几部成龙的港产枪战片;对于更年长的人,那是两次海湾战争,和大洋彼岸的“9·11”事件;或者一片空白。

  但在执行“反恐”任务的军队、警察眼中,恐怖主义是一个幽灵,它无所不在,无恶不为。

  为了迅速缉拿在逃抢匪,案发第二天,重庆出动了更多的警力,全体待命。警方内部悬赏30万以鼓舞士气。“从来没见过恁大的阵仗,就为了抓一个人”,一位重庆市民说。

  很快,这天晚上,接到举报线索的重庆警方在二郎地区抓获一名来自新疆的在逃犯,现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自出马。

  但是,这个逃犯和枪击案全无联系。

  这5天里,重庆警方以事发地为中心,划出了三类排查区域。许多机关民警和派出所民警停休,在晚上5点到10点间挨家挨户走访,重点是租赁户和暂住人口。

  重庆市多个区域设置了检查点,被检查的车主不仅要亮出身份证,还需要打开后备箱以供检查,为此,一批酒后驾车和无证驾驶的车辆被查处。

  出租车司机被反复通知协助调查,举报“可疑分子”。他们在3月19日晚上GPS记录的行踪被考察。

  出事的部队周边是警方工作的重中之重。警察挨家挨户巡查,拿着逃犯的视频截图细细询问,试图找出更多的蛛丝马迹。

重庆哨兵被袭后七日:民警压力大做恶梦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01日10:08  中国新闻周刊

视频:重庆警方悬赏30万缉拿杀害哨兵抢枪歹徒  来源:深圳卫视《正午30分》
   失枪七日——一个城市的恐与反恐

  在这个三千多万人口的城市,一把从军人手中掳去的枪支,就像一颗巨石投向了平静的湖面。

  三个小时后,重庆各个警种投入到侦缉工作中;案发翌日,重庆出动了更多的警力,全体待命;随后,包括出租车司机、学校等等,一系列的社会资源被调动起来……

  本刊记者/周华蕾(发自重庆)

  天色暗下来。

  整个城市从白天的阴霾转向晚上的五光十色。这个城市的晚上显得比白天活泛。

  这里是重庆,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

  3月19日晚上7点刚过,有人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店里喝酒划拳;有人吃饱了饭准备支桌子打麻将;其余的人日常地下班、做饭或者饭后闲聊。

   “恐怖”来袭

  时间指向晚上7点42分,高新区半山腰上的石桥铺八益建材市场。

  来过这里的人都觉得建材市场的形状更像一张蜘蛛网。上千家建材店包裹着成都军区驻扎在这里的一支部队。

  部队就在蜘蛛网的正中央,周围是许多羊肠道。

  最初,建材市场就是依托队伍建成的,叫“八一建材市场”,后来为了军商分开,才改的名字。

  出租车是开不到部队门口的,只能到建材市场的入口处,拾级而上,通往部队的小路陡且窄。

  建材铺子五六点就打了烊,剩一些小店和烧烤摊子还零星张罗着。

  突然,爆出两记沉闷的响声。

  周边不知情的居民探着头张望,以为谁家在放鞭炮,或者是在爆米花。

  最终人们确定那是枪声。就从不远处的部队营房门口传来。

  两粒来自仿制军用手枪的子弹袭击了18岁的站岗哨兵。

  第二枪从后背穿过他的前胸,年轻的士兵倒在地上,他的胸章零落在旁,上面有血和指尖大的窟窿。

  蒙面的枪袭者迅速抢走士兵的81式自动步枪,裹着灰色齐膝的风衣,消匿在曲里拐弯的羊肠道里。有人看见他跑到小巷尽头,上了石新路边一辆等候多时的出租车。

  被持枪歹徒逼退的另外两名哨兵上报了情况,这个城市即刻警觉。

  这把81式自动步枪拥有几乎可以横跨长江的射程。它的有效射程是400米,在2000米的范围内具有杀伤力,弹夹能够容纳30发子弹。照理枪弹是分离的。但重庆警方并没有证实这一点。

  在这个三千多万人口的城市,一把从军人手中掳去的枪支,就像一颗巨石投向了平静的湖面。

  三个小时内,重庆警方各个警种向“蜘蛛网”的中央聚拢。

  石桥铺方圆数公里的交通枢纽被封锁,戴着钢盔、扛着枪、穿着防弹衣的警察对石桥铺的居民逐一询问,并盘查所有过往车辆,有的还要查看后备箱。开着大灯的黄色出租车拥堵在一起,远远看去,像是整个石桥铺都被照亮了。

  凭借一个积满尘垢的摄像头和目击者们拼凑的现场过程,抢匪的外貌被模糊地还原:高1.75米左右,皮肤黝黑,穿灰色风衣,头戴黑色线帽,还背着一把窄长的挎刀。

  晚上8点多,这条线索已经到了各出租车公司负责人的手上。消息是由重庆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下发的,再由出租车公司向这个城市的3万多名出租车司机传播开去。

  哨兵枪击案的消息很快开枝散叶,在重庆的QQ群和论坛里沸腾起来,卷起了一场福尔摩斯式的头脑风暴。爱好军事的网友分析,枪里还有28颗子弹,也有人为哨兵惋惜,“他还是个孩子”,更多的人把这起突发事件和前不久政府对“恐怖分子”的预警联系起来。

  23岁的卓菲刚从石桥铺回到七星岗的家里,登上天涯论坛,看到“失枪”的消息,后背一阵发麻。她想起来有些后怕,“如果当时那个贼拿着机关枪乱扫,我可能就回不来了。”

  网络热议15个小时后,第二天中午,重庆市公安局发出公告,向公众确认了枪击案的事实。这样的坦诚和速度,让工作多年的重庆民警汪增福感到意外。以往处理类似事件时,上级部门总是尽可能保持低调。“谣言止于智者,”中共重庆市委信访局一位官员说,“时代在进步,这些事应该更透明,不面对是不可能的。”

  警方称,根据现场掌握的证据,枪击哨兵并夺枪的事件被列入“反恐”范畴。

  “反恐”,这在多数重庆人的心目中,曾经是一个遥远的名词。

   失枪前:反恐中心

  事实上,早在5天前,“恐怖主义”的氛围就已经把重庆厚实地笼罩。

  3月14日,星期六。这天清晨5点过,睡梦中,两路口小学的孟校长被电话吵醒,渝中区政府打来电话,要求他立即出门参加区政府的紧急会议。会上要求,各部党政一把手提高警惕,做好安保。

  自从19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以来,陡增的人口、幅员和影响力,让这个城市越来越受到现代化的考验。目前,这里有3000多万人口,高楼密集度居全国第四,见缝插针的渝中半岛,高密度更居全国第一。

  21世纪初,重庆已被列为中国七个反恐中心城市之一。它和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广州和沈阳,成为这个国家警力高度关注的地方。在这些地方,高耸的标志性建筑、大型超市、地铁车站、学校等地极易成为恐怖分子的天然“靶心”。

  3月14、15日那个周末,整个重庆市的弦都绷得僵硬。

  孟校长停止了周末的休假,留守空荡荡的学校巡查,他在周一孩子们升旗的广场一圈圈打量,看周边是不是有藏得住坏人的角落。警察大范围巡视的同时,不少单位细化了安保措施,“注意无人认领的行李”,“最近公交、轻轨、人群、商场,都少去,看到人有异样的,赶紧离开”……

  同样的信息以几何倍数在手机和网络上扩散。

  紧张的周末终于过去,警戒解除,局势看上去安然无恙,重庆松了口气。

  3月19日上午,就在“失枪案”发生的那个早上。重庆市公安局还召开了2009工作部署会,宣布新一轮灭枪治暴工作的开始。但不到12个小时后,黑枪肇事,给重庆警界带来一场震荡。

  事发地石桥铺是重庆的IT中心,地处沙坪坝区、九龙坡区、高新区的交界。在这里,你可以见证重庆的冉冉升起:立交桥的一边很现代,高档楼盘林立;另一边则是庞杂的棚户区,俨然还是直辖市 前的模样,路边小店的大喇叭一溜儿“跳楼大甩卖”或者“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地叫唤着,有墙的地方,贴满了小广告。

  “3·19”哨兵枪击案的发生,直接促成了“平安重庆”安保系统的全面升级。

  第二天,重庆市各部队驻地门外,哨兵由平时的两人增至5到6人,战士身后的步枪加上了近身搏击的刺刀。申请出门和入内成为特别费劲的事情。在浙江舟山和湖北武汉,“反袭哨夺枪演练”和反恐演练开始。

  中国电信在重庆江北的一家分公司,换掉了年老的保安。

  重庆市电视台的机房要求,记者编辑不能携包入内。

  期间,重庆市长王鸿举在接受港澳媒体采访时表示,哨兵武器被抢是意料之外的偶然事件,整个重庆还是很安全的。

    失枪后:“这是国家大事”

  3月23日,枪击案发生第五天。

  漩涡的正中央,石桥铺八益建材市场里,人流如常。有生意的瓷砖店铺里,老板大声地和顾客讨价还价,也有很多店清闲着,营业员有的在门口织毛衣,有的翻报纸,还有的大口大口地吃盒饭,油腻的一次性饭盒、塑料袋和烟头随意地堆在狭长的巷道里。几个蓝衣服、灰衣服的“棒棒”在和黑色警用背心的警察们对话。

  在歹徒逃逸的石新路口,卖卷烟的老头跷着军绿色的二郎腿,兴致勃勃地向熟人点评着听来的案发经过,像说着一段历史久远的评书,“这是国家大事”。

  石桥铺正街一间“家常菜馆”的老板娘麻利地招呼来往客人,说话快得像打机关枪,枪击案对于她只是过去式,这都赶不上她忙碌的生活,“我们小老百姓又莫得钱,怕啥子嘛?”

  真相掺和着谣言,在这座以“摆龙门阵”见长的城市里四处流转。

  重庆网民们一如既往地自由散漫。有人发出“重金收购防弹衣”的帖子,一群人跟着灌水哄抬。还有人开始担心,刘德华4月底的重庆演唱会,会不会就此取消。

  “恐怖主义”在不同重庆人的脑海中,有着不同的轮廓。

  对于80后的青少年,“恐怖主义”是一个叫“半条命”的电脑游戏,或者几部成龙的港产枪战片;对于更年长的人,那是两次海湾战争,和大洋彼岸的“9·11”事件;或者一片空白。

  但在执行“反恐”任务的军队、警察眼中,恐怖主义是一个幽灵,它无所不在,无恶不为。

  为了迅速缉拿在逃抢匪,案发第二天,重庆出动了更多的警力,全体待命。警方内部悬赏30万以鼓舞士气。“从来没见过恁大的阵仗,就为了抓一个人”,一位重庆市民说。

  很快,这天晚上,接到举报线索的重庆警方在二郎地区抓获一名来自新疆的在逃犯,现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自出马。

  但是,这个逃犯和枪击案全无联系。

  这5天里,重庆警方以事发地为中心,划出了三类排查区域。许多机关民警和派出所民警停休,在晚上5点到10点间挨家挨户走访,重点是租赁户和暂住人口。

  重庆市多个区域设置了检查点,被检查的车主不仅要亮出身份证,还需要打开后备箱以供检查,为此,一批酒后驾车和无证驾驶的车辆被查处。

  出租车司机被反复通知协助调查,举报“可疑分子”。他们在3月19日晚上GPS记录的行踪被考察。

  出事的部队周边是警方工作的重中之重。警察挨家挨户巡查,拿着逃犯的视频截图细细询问,试图找出更多的蛛丝马迹。

   谁有合法持有枪支的权力?这些公务用枪的管理又存在什么漏洞?

  本刊记者/刘炎迅  文/王婧

  在中国——这个武器管理最为严格的国家里,枪支仍在威胁着人的安全。

  危险一方面来自 “黑枪”——私造或私藏的枪支,2006年6月到9月,公安部在全国开展的集枪治暴的行动中收缴了11.7万支,这超过了一个集团军拥有的枪的数量;另一方面来自“明枪”——那些公务用枪,因为保管不善丢失,甚至成为最有威慑力的作案工具。

  199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规定:军方之外,以下机构或个人可以合法掌控枪支——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教养机关的警察,法院的司法警察,检察院的司法警察,担负案件侦查的检察官,以及海关的缉私者。

  此外,各地武装部、银行的押运人员,狩猎场所和体育运动部门,也有保管枪支的权力。

  至今,这些机构负责保管的枪支总量仍是秘密。但从一些细节看来,“有户口的枪”是一个庞大的数字——1986年4月颁布的《人民法院枪支管理办法》中规定,最高院、高院、中院、基层法院审判人员配枪比率分别为各审判人员总数的3%、20%、25%和30%。而在银行金融机构,根据有关规定,相关守卫押运人员,可以配备专用手枪4~6支、半自动步枪2支。运款路途较远,途经偏僻地区,配有护卫车的可配冲锋枪1支。

  公务用枪的保管大致可分为两类,其一是个人负责。《枪支管理法》称:“配置给个人使用的枪支,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严防被盗、被抢、丢失或者发生其他事故。”

  但在操作中,这事故经常发生——姜文主演的电影《寻枪》描述的就是这样的故事。而据相关媒体报道:2006 年7月17日,海南万宁市南桥镇派出所副所长李盛平在兴隆镇喝酒后,将一支“七七”式手枪丢失;2005年5月,四川眉山一名警察酒后醒来,发现自己腰带上枪套内的手枪不翼而飞。最为荒唐的是,黑龙江省某县司法局一名副局长,在与情妇的缠绵中将枪丢失。

  “警方枪支的丢失带来的危害很大。”警方一名人士说,“与那些自制的土枪不同,这些有户口的枪有着更强大的杀伤力。”如同电影《寻枪》中公安局长暴怒时所说的,“(丢掉的枪里)有3颗子弹?要是一般人,一枪一个就是3条人命;换成职业杀手,一枪两个就是6条人命!”

  相关法律规定:枪的另一种保管形式是单位负责。“配备、配置枪支的单位,必须明确枪支管理责任,指定专人负责,应当有牢固的专用保管设施,枪支、弹药应当分开存放”。

  同样,对于子弹的数目和保管方式也有着严格规定——比如在银行系统,每支手枪、步枪各配20发,每支冲锋枪配30发。

  但在一些单位,枪弹分离的规定并未执行,而枪支保管员的心态和素质甚至可以决定他人的生死。一个最典型的案例是,2007年12月发生在河南宝丰县的杀人案。37岁的张红宾是武装部枪械库保管员,当晚值班过程中,他拿出了库里的56式冲锋枪杀死了武装部政工科的科长。杀人前,他和死者在下棋时发生了争执。

  为了加强对枪的管理,2008年6月,公安部会同最高法、最高检及国家安全部等部门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务用枪管理工作的通知》。

  按照这个通知的要求,在2008年8月前,各公务用枪配备部门要组织进行一次公务用枪安全检查,各级公安机关要会同有关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对配枪单位进行督导、检查、验收。公安部还将会同有关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对各地公务用枪检查情况进行抽查。责任追究制度同时建立,如果发生意外,单位的主要领导将成为第一责任人。

  在上述《通知》发布之前的2008年6月,公安部已经决定在公安部及省、市、县公安机关逐级建立公务用枪管理委员会。

  公务用枪管理委员会的职责包括:主要负责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的组织领导和协调工作,定期听取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情况,研究解决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工作的重大事项,制定完善相关规章制度,督促检查各职能部门认真履行管理职责等。

  “但这又是一个两难,”一位法律专家说,“上述规定可以更为严格地落实枪支配发、管理、使用、监督的纪律要求,消除薄弱环节,但如何确保在一线执行任务的民警能够依法使用枪支,有效打击犯罪,值得考虑。”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