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编者采风 【关闭本页】
 
对于打工妹的经历,我们反思什么?
谭 深    时间:2009-07-22 17:50

如果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算起,农村人开始流动打工也有20几年了。本书的主人公现在多为三四十岁,她们每个人外出打工都在10年以上,最早的1982年就外出了,堪称是中国的第一代打工妹。

读完她们的经历,有一种深刻的沧桑感。每一个人的经历都是那么跌宕曲折,每一个转弯之处都有丰富的生命故事,把这些记录下来,本身就是社会和历史的一笔财富。而本书的叙述者在讲自己故事的同时也在反思,反思自己,反思社会。作为读者,作为与这些昔日打工妹生活在同一时代、同一社会的人,也不能只是看风景,发感慨。我希望与她们一道反思。而本文想从制度和个人角度谈一谈。

 

在对打工妹(包括整个农村流动打工者)经历的分析中,一个绕不过的事实是中国存在了几十年的城乡二元结构,它的一个代表性制度就是户籍制度。在30年前,这个制度曾经基本阻断了农村人向城市的流动;20年前,已经开始了的打工潮受到这个制度的限制;今天,当经历了奔波、漂泊的打工者已入中年,需要安顿下来的时候,何处是归宿又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因此,户籍制度一直是一个被批评的和改革的焦点。但是,是不是放开了户籍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呢?问题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分析认为,户籍制度的关键问题是负载在它上面的各种保障和福利制度,体现在城乡关系上,就是具有城市户口的人能够享受到的福利是农村户口的人享受不到的。其实质是社会资源中城乡之间的不公平分配。所以,近些年政府在这方面的改革主要放在逐步放开户籍和社会保障体制的完善上。如小城镇可以自由落户,一些中等城市也开始放开;将进城务工的农村人口纳入城市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对于打工者来说,选择增加了,在外面的日子好过些了。

然而,打工者仍然感到进退两难。一方面外出打工的数量在增长,另一方面对农民工流动和返乡意愿的调查也显示,想长期留在打工地的比例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对于中年的打工者来说,她们为难的是什么?从本书的访谈中可以看到,一方面社会保障还没有完全到位,打工者们遇到意外还得主要依靠个人的力量;另一方面在城市长期生活所必须付出的房价、物价和孩子的学费也是普通打工家庭难以承受的。这又引出另一个问题,即从政策上减少了农村流动者的不公平待遇,但是他们面对着的是更大的市场的不平等。统计数据表明,近些年,中国的城乡差距、城市内部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拉大。在经济迅猛增长、富人大量涌现的同时,进城的农村打工者与城市失业下岗职工,共同构成新的庞大的贫困人群。这个时候,矛盾的焦点正从原来的城乡关系,向贫富关系、劳资关系、干群关系等转移。如何应对这些问题,仍然是摆在中国社会面前严峻的课题。

市场化还有一个破坏性的力量,就是对传统价值的瓦解。过去,我们曾经将所有的传统与现代性对立起来,认为传统是落后的,阻碍个人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在引入市场经济时,不加分析地接受了西方的个人主义,却抽离了其背后的平等原则和人的尊严等价值基础。出现了崇尚财富和成功,歧视穷人和弱者的不良倾向。事实上,在任何的竞争中,成功的只能是少数人。如何在暂时的失败或长期的不利状况下还能保持个人、家庭和群体的尊严,是社会成员和谐相处的基础,也是我们的社会必须解决的问题。

在本书主人公的坎坷经历中,我们时时可以看到社会制度和社会环境给予她们生活的影响,有消极的,也有积极的。对我一个很大的触动是她们中间很多人经历的婚姻事件,以及她们在不幸面前的坚忍和顽强。22位主人公中,有5位离婚,4位丈夫去世,还有3位经历了买卖婚姻或换亲。这些都是女性生活中最不幸的事件。但是她们都顽强地挺过来,不仅能够正常地生活,而且履行着自己的家庭责任。我想除了她们个人的品质和能力之外,来自社会的支持也是重要的一个方面。从访谈记录看,她们的社会支持,主要有三个方面:亲友、雇主(被访者多做过家庭服务员)和农家女组织。实际上很多的调查显示,由亲友组成的乡土网络是外出打工者最基本的支持系统,幸亏这个网络的存在,使得外出打工者能够解决求职、意外求助等基本生存问题,也使得多数打工者在流动中还守有精神归宿;此外,社会上的“好人”(包括雇主)也给予了打工妹们各种的帮助和友情,这是我们这个社会在残酷的竞争角逐中所存有的精神绿洲,是重建和谐社会宝贵的价值资源。而5.12地震后唤起的志愿者精神,集中展现了中华民族价值最光辉的一面。正是有这些传统的、现代的价值存在,我们这个社会才能维持着基本的凝聚力,而不至于迅速地“原子化”。我们应当小心守护。

再者,出于选择访谈对象的方便,本书的主人公都直接或间接地与“农家女事业圈”有联系,其中多数得到农家女组织/打工妹之家的直接帮助。从访谈资料可以看到,无论是实际的帮助还是精神的支持,对于这些打工妹的作用有时是难以想象的,有些甚至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而农家女组织/打工妹之家之所以能够为打工妹提供一定的帮助,是因为她是由一些有公益心、同时有能力聚集社会资源的人组成并运作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的主人公是幸运的。因为绝大多数过去的和现在的打工妹并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同时,我对为打工妹服务的农家女组织/打工妹之家这样的组织和人士表示尊敬和钦佩,并且殷切地希望你们小心守护住自己的价值,因为这是你们的立身之本。

 

(本文为谢丽华、郭慧玲主编《从梦想到现实的艰难跨越——来自中国打工妹的生存报告》导言一,2009年即出)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编辑风采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2002 《社会学研究》编辑部
 
 
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社会学研究》编辑部
邮政编码:100732
编 辑 部 Tel:(010)85195564 ,(010)65122608 E-mail:sbjb@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