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2009年《拉美黄皮书》指出,中国企业,拉丁美洲遇新机
作者:    时间:2009-04-02

32,“2008-200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论坛暨2009年拉美黄皮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对外发布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082009)》。黄皮书指出,2008年中国和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以下简称“拉丁美洲”)关系发展进入“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的新阶段,作为中拉关系重点领域的经济贸易合作必将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对中国企业界而言,拉丁美洲是实现“走出去”战略的新机遇。

黄皮书指出,2008年中拉关系有两件大事值得重视。第一,中国政府于2008115发表《中国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政策文件》。第二,胡锦涛主席于200811月中下旬对哥斯达黎加、古巴和秘鲁进行国事访问,并在秘鲁国会发表《共同构筑新时期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演讲。这两件大事共同传递出一个重要信息:中拉关系发展进入“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的新阶段。

目前,中国政府提出与拉美国家构筑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开展更高层次、更宽领域、更高水平的合作,反映了拉美国家的共同期待。首先,中国已成为拉美在全球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拉美国家期待加强与中国合作,看重中国的巨大市场。其次,拉美国家期待加强与中国合作,认为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对外投资国。最后,拉美国家愿意加强与中国合作,视中国为“亚洲工厂”的核心。

面对拉丁美洲的发展机遇,黄皮书指出,中国企业要注意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从战略高度重视对拉美市场的开拓,坚持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这一项长远战略方针。第二,着力优化贸易结构,增加技术含量较高的机电产品出口,相应减少纺织、服装、鞋类、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传统产业产品的输出。第三,关键性步骤是扩大对拉美的直接投资。第四,在当前国际金融危机肆虐的严峻形势下,中国的企业家更需要发扬奋力开拓的精神,要主动寻找商机,立足长远发展。

(参见《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08~2009)——拉丁美洲的能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3月出版,P114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2009年《拉美黄皮书》指出,

中拉能源合作,潜力与风险并行

32,“2008-200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论坛暨2009年拉美黄皮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对外发布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082009)》。黄皮书指出,近几年拉美一些国家对外能源合作的政策调整差异较大;在政策调整目标上,强调或继续保持国家对油气资源的控制权,但吸引外资的目标未变。拉美“左派”政府不断调整能源税率、修改法令、变更合同条款,使投资风险增大,投资回收期限延长。但整体而言,目前中拉能源合作的局面已基本打开。中拉能源合作不仅要考虑企业的短期经营风险,还要从战略高度看待合作潜力,需要防范战略性风险。

在拉美对外能源合作政策的调整中,从调整目标和具体内容看,基本上可分为两类国家:第一类国家包括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第二类国家包括墨西哥、巴西、秘鲁和哥伦比亚。前者对外能源合作政策的调整幅度较大,强调政府对能源产业的控制,提高了外资能源企业的税率;后者的政策相对保持连续性,继续实施对外开放。总体而言,对外开放将是拉美对外能源合作政策的主流。

黄皮书指出,中拉在能源勘探、开采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合作前景广阔;中巴在能源技术合作领域有较大潜力。但在拉美主要产油国对能源政策进行调整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在能源合作中也应增强防范意识,探索合作新模式,减少合作风险。强化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为东道国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从而树立良好的公司形象。

 (参见《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08~2009)——拉丁美洲的能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3月出版,P1526

历经两年多的相对沉寂之后,日本近期再度敲响进军入常的锣鼓。这次日本能如愿以偿吗?

屡战屡败的挑战历程

   日本在入常上已经遭遇两次挫折。1994年,日本尝试向入常梦发起了第一次攻势,但翌年便遭到了失败。2005年前后,日本发起了又一轮冲刺。日本先以四国联盟方式抱团进行,后见形势不妙又欲单独出击。但由于其高估了美国的许诺、不惜恶化邻国关系、未得到第三世界支持等一系列失策,最后还是铩羽而归。
   “
入常已上升为日本政府的长期方针,并成为其最主要的外交政策目标之一。受挫之后日本政府依旧努力不懈,切实进行再战准备。2006年后就任首相的安倍、福田和麻生,在施政方针演说中都不约而同地表明了入常的愿望和决意。安倍在任首相时,多次在外访(包括访华)期间提到日本入常的希望和决心,竭力争取各国的支持。而麻生首相则在20089月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重申安理会改革刻不容缓,为日本入常寻求支持。此外,在日本国内,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以及传媒界举行了多种公开研讨会,发行了大量出版物,为入常引导民意和制造舆论。
  
不仅如此,日本新近取得的如下外交成果更使其显得底气十足:一是200810月日本第10次当选非常任理事国,任期从2009年到2010年。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高须幸雄对此表示要将非常任理事国的活动充分利用于安理会改革。二是20092月日本开始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三可算作最大的因素。20089月,由于日德等国的推动,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决定,要求在20093月之前就安理会改革开始政府间谈判。根据这一决定,2009219开始,联大主导的联合国安理会改革政府间磋商启动。这标志着已经进行了15年的安理会改革进程即将步入由工作组阶段转向政府间谈判的实质性阶段,意味着日德等国朝着入常目标迈出了一大步。除此之外,奥巴马政府上台后明确支持日本入常,似乎也给日本打了一针兴奋剂。再加上经济实力雄厚、对联合国的财政贡献较大等因素,最近,日本踌躇满志、摩拳擦掌地再次发起了入常冲刺。

急于突破的深层动因

   作为直接原因,首先一点可以说是日本政治家也并不讳言的:入常可以使日本参与联合国中最重要组织——安理会的规则制定、决策和活动,从而获得更多的国际政治权力、地位和影响。其次,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被日本认为不仅可以彻底摆脱战败国的历史阴影,实现真正的战后总决算(日本前驻联合国大使大岛贤三语),而且标志着其多年来追求的政治大国地位的具体实现。 
  
此外,近年来国际形势的剧变也是日本急于入常的原因。纵观近两年日本战略家们的文章,可知其中透着一股焦虑。日本学者北冈伸一(曾出任日本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在20051月的《中央公论》杂志中就表示:考虑到今后中国将进一步崛起,日本在安理会是否具有稳定的位置是十分重要的。很明显,在北冈看来,如果日本无缘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就会被隔绝于世界重大决策之外;日本避免沦为二流国家,避免在国际事务中地位下降、被边缘化的良策就是入常。可以认为他的看法基本上代表了日本政坛的主流声音。

克服障碍的战术调整

   目前看来,日本仍然主张“24国方案”——将常任理事国增加到11国(原来5大国再加6国、包括日本),再加上13个非常任理事国。日本除继续争取和夯实美国的支持以外,正吸取以往失败的教训,开展各种针对性措施。
   1.
考虑采取灵活的策略
  
日本国内已陆续有人建议政府在入常上应适当降低目标值,采用折中方案,以分阶段和迂回方式实现目标。20071月,当时的麻生外相就透露过,日本可能提出先成为准常任理事国的折中方案。此外,在否决权问题上,日本也不是没有可能考虑使用弹性策略。
   2.
明确理念与倡导大义
  
国际上一向存在指责日本出于功利目的而入常的舆论。日本政府及各界有识之士显然充分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突出强调世界的安全环境由于全球化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入常可使日本利用自身优势在防恐反扩散、裁军、维和及战后重建、节能环保、气候变化、开发援助等各种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可以对世界的和平安全以及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实际上,日本近年来也大力采取了将解决非传统安全问题作为突破口来发挥国际作用、提升日本形象和谋求全球领导力的措施。
   3.重视第三世界与邻国
  
日本把2005入常败因之一归结于未能得到非洲大票田的支持。因此,日本从2005年后开始展开积极的非洲外交,目的是希望日本再次挑战入常时得到非洲的支持。另外,在前一轮的入常行动中,日本曾对中、韩等邻国采取绕道而行,最后逼宫的策略。然而,得不到周边国家信任和支持的国家很难在国际社会发挥领导作用。从这两年中日关系发展的现实来看,日本似乎吸取了上次的教训。

多个因素制约日本入常

   上述应对措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收到成效。除此之外,有些利益竞争与程序方面制约因素的消除也不完全取决于日本的主观努力,但它们显然也是左右日本入常命运的关键,其中比较显著的有四个:一是周边邻国的不信任和不支持现象依然存在。二是日本尚未表现出负责任、重道义的大国风范,在外交上未能摆脱追随美国的特性。三是目前日本国内政局动荡,在此问题上未有统一意见,国内法律体系与常任理事国地位之间也有抵触。四是美国不愿看到自己主导的战后体系和权力格局遭到修正与打破,没有决定是否真正同意日本入常,这也是最主要的障碍。这就注定了日本在入常上还面临诸多困难与曲折,还有不短的路要走。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