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诊断知识分子心理健康
作者:    时间:2009-06-16

  ◆高峰强:压力有外源和内源之分

  (山东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院长)

  压力的确是眼下一个相当热门的话题,但把知识分子的所有心理问题都归结于压力,确实太泛滥了一点。

  压力有外源和内源两种,外源压力对每个人来说大体上都差不多,比如社会压力、单位压力。内源压力则各不相同,因为每个人对自我的期望值都不一样。外源压力来自于工作的质和量两个方面。“量”指的就是工作超时,比如老师、警察、护士的工作量很多时候都是不分白天黑夜的、超时的。“质”指的就是工作的更新,包括上级和老板对工作的要求,顾客、服务对象对工作的要求。

  我认为,压力本身其实具备一定的客观因素,每个人对压力的应对方式、应对能力都不同,关键在于如何自我调节。心理素质比较差的人容易感觉较大的压力,他们对自己的认识的客观性存在一定问题,也就是缺少自知之明,不能够比较好地适应环境,适当地调整自己的心情,有时候也没办法和别人发展比较好的人际关系。

  ◆娄伟:“心灵感冒”来源多方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为什么中国的知识分子英年早逝悲剧频频上演?除了遗传、环境、社会压力等因素外,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不科学的生活方式。现代医学研究表明,人类健康的最大威胁主要来源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高危行为。

  另外,我国社会处于转型时期,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加快,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震荡和变迁。一方面,现代化进程得到很大的提高,生活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改善;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人们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加快,压力也日益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信息超载、新旧文化、价值观的冲突、下岗失业、环境污染、住房拥挤、人际关系的紧张等因素给人们造成强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影响了现代人的健康。

  ◆陈祉妍:调节方式隐藏在“细节”之中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心理学对于价值观、信念并不作科学性的研究,更多研究可能用一些观测的方法来操作。比如睡眠到底是多少小时,每周运动多少小时,坐多少小时等等。我觉得知识分子的生活方式应该注意平衡。比如工作和家庭尽量兼顾,工作和休息要注意平衡。这些做法听起来颇为老生常谈或者极为琐碎,但它们却是调节心理健康的一个个致命“细节”。

  对知识分子群体作更多的生活方式、心理特征的研究是很有必要的,但我们的调查做得还不是很到位。日前,由中国心理学会承担和实施的《全国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调查》报告已近完成,预计今年九十月份向中国科协组织汇报,面向社会公布可能要稍微晚一些。这份报告用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展示当下科技工作者的心理健康状况,目前已经开始引起外界的关注。(届时本报将继续关注该报告的问世、以及它在学术界的反响情况)

  ◆徐光兴:基础研究不足影响了心理健康教育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我在专著《别了,灰色的心灵风暴:走出抑郁的泥沼》中有这样一个统计:全球大约有1.5亿人因抑郁而受苦,如果加上潜在的患者,起码有将近5亿人正在遭受这种疾病的困扰。换句话说,大约每10个人中就有1个人患有抑郁症。我国目前每年关于心理健康和心理危机的研究论文可达数千篇之多,然而大部分文章却是一些低水平的意义不大的重复性研究。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者大部分都是围绕心理咨询中应注意的问题以及心理咨询的谈话技巧等具体实践性问题来讨论、交流的,而对心理疾病的发病原因却少有切磋。

  其实,技巧的运用是建立在深厚的理论知识的基础上的,这一点在西方应用心理学人才的培养中已形成共识。缺乏心理健康的基础研究对中国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无疑是非常不利的。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