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协调”:解决朝核问题的有效途径
作者:□郑先武    时间:2009-06-16

  2009年5月25日朝鲜宣布第二次核试验以来,朝核问题迅速白热化,相关各国相继作出前所未有的强烈反应。加之此前朝鲜已宣布退出“六方会谈”;此后韩国宣布正式加入“核不扩散倡议”、朝鲜宣布退出《朝鲜战争停战协定》,人们对朝核问题的前景普遍感到悲观。不少人甚至认为,目前朝核危机很有可能引发朝、韩之间的冲突乃至战争。但笔者认为,即便面临如此严峻的形势,我们也不应对朝核问题过分悲观,而应坚定地相信,即使“六方会谈”不能发挥作用,但由“六方会谈”进程长期孕育的“大国协调”机制仍将成为解决朝核问题的有效途径。

  “六方会谈”进程中的“大国协调”

  鉴于东北亚地区特殊的安全环境,自第二次朝核危机以来,朝核问题的解决就被纳入“大国协调”进程之中,其具体的运行载体就是“六方会谈”。在 “六方会谈”中,大国的作用显得更加突出。从2003年8月启动到2006年10月朝鲜核试验,再到2009年4月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看似对朝鲜的行为无能为力,实则显示了其在东亚“大国协调”机制建设中的独特作用。近六年来,“六方会谈”折冲不断,但“大国协调”固有的规则与规范日益程序化和明晰化。其主要表现:一是协商的原则,主要是会议外交得以延续。其间,无论朝方做出什么样重大举动,其他各方通过会谈解决朝核问题的程序都没有被放弃。最重要的事件当属2006年10月朝鲜宣布核试验成功。之后短期内联合国安理会虽出台了对朝制裁的第1718号决议,相关各国也为此采取了相应行动,但会谈其他五方依然强调外交解决。两个月后,在中、美等国共同的努力下,“六方会谈”不但得以恢复,而且于次年2月签署了历史性的《共同文件》。2009年4月5日,朝鲜发射卫星再次引发危机。中、美、俄、日、韩外长迅速协调了各自立场,表示愿就有关问题保持沟通和协商。正在捷克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六方会谈”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缓解紧张局势。

  二是各大国始终坚持“大国协调”固有的基本规范,包括:尊重条约义务,不接受单边行动,全体一致决策,大国之间避免直接挑战和对抗,以及大国承担起维护区域稳定的责任,等等。例如,由于“六方会谈”的最终目标是朝鲜半岛无核化,所以4项基本的国际法律文件,即1970年生效的《核不扩散条约》、1991年朝鲜南北双方签署的《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2005年和2007年“六方会谈”先后达成的《共同声明》和《共同文件》,一直是“六方会谈”的基本依据和谈判基础。这就是各方尊重条约义务的具体表现。再者,会谈各方尤其是起核心作用的大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以显示出它们对单边行动的摒弃。中国等大国即使面临重大的危机仍极力从中斡旋的不弃不离姿态,则是负责任大国形象的有力展示。

  三是节制外交和维持现状目标的持续。与其他任何形式的“大国协调”一样,“六方会谈”的支柱是“维持现状”,即致力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持东北亚既有的和平与稳定。这是会谈各方形成的共识,也是各大国无论何种情势下都没有放弃“六方会谈”的根本原因。各大国采取节制外交也是“六方会谈”得以延续的关键。以2009年4月朝鲜发射卫星引发的新危机为例。事件发生前后,韩国、日本和美国起初都作出了较为强烈的反应。但中国强烈呼吁有关各方应着眼大局和长远,保持冷静克制,避免采取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升级的行动。俄罗斯也呼吁所有相关国家在各自的行为中表现出克制。最终,美国、日本和韩国并没有采取过激的行动,而是继续强调维护“六方会谈”进程的重要性。

  当前“大国协调”的“最后一搏”

  就目前态势看,尽管有关各方仍督促朝鲜重返“六方会谈”,但“六方会谈”短期内恢复的可能性不大,这意味着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朝核问题将在“六方会谈”的进程之外寻求解决办法。然而,朝核问题不管通过怎样的方式解决,“大国协调”都将是必然的和最佳的选择。

  当然,在新的“大国协调”进程中,“六方会谈”中“大国协调”的基本目标和原则仍显得非常关键。最大的不同将是,新的“大国协调”将启动制裁等强制性干预行动。这也是“大国协调”在和平解决无效之后的“最后一搏”。从现实判断,这“最后一搏”最有可能通过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展开。据报道,2009年6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及日本、韩国在经过17天磋商后,就制裁朝鲜的决议草案达成一致,并向安理会提交了这一草案。这一草案旨在加强和扩大对朝鲜的制裁措施。6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1874号决议,对朝鲜5月25日进行的核试验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并要求朝鲜今后不再进行核试验或使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任何发射。决议对限制朝鲜进出口武器、检查进出朝鲜的船只、在公海检查与朝鲜有关的船只及防止外部资金流入朝鲜并被用于研发导弹和核武器等作出了明确规定,并要求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在相关问题上予以合作。决议还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与安理会有关委员会磋商后设立一个专家小组,对安理会针对朝鲜采取的有关措施进行监督,并对安理会的有关行动提出建议。可以看出,“大国协调”是联合国框架内解决办法的核心基础和基本来源。

  可以预计,联合国的新决议将有可能导致两种不同的后果:一是朝鲜屈服,并重返“六方会谈”,朝核问题重回原有的解决轨道;二是朝鲜作出强烈的抵制性反应,从而引发联合国安理会和相关国家的进一步行动。后一种可能性似乎更大。但我们有理由相信,不管是联合国授权还是有关国家的联合行动,都不会撇开参与“大国协调”的其他大国,也就是说,这些行动必然要得到各有关大国的公开支持或默许。所以,本质上这也是一种“大国协调”行动。

  总之,只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不变、维护东北亚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宗旨不改,“大国协调”进程就会一如既往地保持下去。相反,一旦“大国协调”不复存在,朝核问题的解决将步入死胡同,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冲突乃至战争也就不可避免了。但没有哪个大国愿意看到这一危局变为现实。(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