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选牵动世界政治格局
 
作者:□本报记者 金辉 王鹏权    时间:2009-06-25

  6月12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举行了第10届总统选举。参加此次选举的包括现任总统内贾德、前总理穆萨维、前革命卫队司令雷扎伊和前议长卡鲁比。在选举开始前,普遍认为这将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最后的争夺将在内贾德和穆萨维之间展开。

  但选举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6月13日,伊朗内政部长宣布内贾德以62.63%的得票率遥遥领先第二名前总理穆萨维的33.75%,赢得连任。另外两名候选人雷扎伊和卡鲁比的得票率均未超过2%。反对派领导人认为选举过程中存在严重舞弊行为,拒绝接受选举结果,由此引发了持续数天规模巨大的抗议活动。这也是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上街参加抗议集会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抗议活动,并演变成德黑兰10年来最严重的骚乱。

 

  出现如此严重的示威活动,表面原因是广大伊朗民众对内贾德在其任期内推行的内政外交政策表示不满,尤其是失业率和通货膨胀不断上升,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伊朗的“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对于伊朗未来发展方向的分歧越来越大。不能排除西方在伊朗推行“颜色革命”的因素。据美国媒体报道,在大选结果出来后,美国著名的博客网站“Twitter”曾经应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的要求调整了网站系统维护时间,使其与伊朗的时间保持一致。抗议者利用Twitter向外传递消息和互相联络。Twitter并非首次在政治抗议活动中起到重要作用。摩尔多瓦4月因议会选举结果引发争端,反对派支持者声称选举存在舞弊,抗议活动一度演变为骚乱,其中不少抗议者即通过Twitter互相交流。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上任后,表示要大力推行“E外交”,重视利用社交网站“facebook”、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图片共享网站“Flickr”和“Twitter”这些平台传递外交政策信息。

追问”计票细节

  伊朗内部的发展需求也在推动着伊朗进行改革。伊朗要想发展本国经济必须重新审视它与美国以及外部世界的关系。而伊朗国内改革必然首先指向维持30年的神权政治。

  张立平:目前所知,此次伊朗选举,美国并没有直接介入,真正积极介入的是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6月23日,伊朗当局以“干涉内政”为由驱逐了英国的外交官,此前伊朗政府还驱逐了BBC驻德黑兰的记者。

  在英国思想库事先对伊朗大选的研究和预测中,伊朗此次选举应该呈势均力敌的局面。但是,大选后宣布的结果是内贾德领先1100万张。这么大比分的领先令英国智库质疑。他们所持原因是:首先,在伊朗30个省份中的10个省,如果要取得像当局所说的那种票数,内贾德就要赢得所有新选民、所有原中间派选民,以及多达44%的原改革派选民的支持才行。其次,内贾德声称他赢得了许多偏远地区农民的选票,但是据统计,把这些农村选票加起来也不可能达到1100万。而且在伊朗的农村,内贾德是最不受欢迎的,农民不可能大范围地投票给他。

  与西方和英国思想库的质疑相比,最大的质疑还是来自伊朗内部。此次选举是伊朗自1979年以来第一次采取西方式的竞选运动,譬如总统的电视辩论,候选人利用互联网络发布选举信息,夫人站台助夫君竞选等等。近年来,伊朗民众对政府不满,一方面是因为内贾德没有把经济搞上去,另一方面是对神权体制提出了质疑。在美国一些分析人士看来,伊朗人民对此次选举的质疑说明伊斯兰神权统治已经出现了裂痕,无论穆萨维是否最终赢回选举的胜利,伊朗政权走向世俗化是迟早的事情。

“改革派”和“保守派”对决?

  虽然反对派未能顺利执掌政权,但是国内怀疑、动摇和反对情绪已经非常大。这将会大大削弱30年来掌权派的影响和地位,对伊朗政局产生深刻影响。

  殷罡:在伊朗的权力架构中,“最高精神领袖”的作用是独一无二的,这决定了伊朗政治中的保守性,也决定了政府首脑在推行改革和务实政策中的弱势地位。

  作为保守派代言人的内贾德,在大选开始前,就获得了哈梅内伊的力挺。内贾德在经济上的保守政策,以及在外交政策,特别是核政策上的高调,这些与哈梅内伊为代表的保守派的要求相吻合,使其成为哈梅内伊属意的总统。

  在伊朗这样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最高领袖要发挥作用必须具有绝对的权威。作为伊朗第二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1989年霍梅尼逝世后的当选,更多是出于霍梅尼的擢拔,哈梅内伊的伊斯兰教学识并没有达到这个级别,这导致当时很多神职人员的不满。先天的不足,决定了哈梅内伊需要借助各种力量来巩固其权威。而内贾德的民粹路线、在核政策上、处理与西方和以色列关系上的强硬立场以及其与军方的天然联系,都足以成为哈梅内伊“借力打力”的因素。

  作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创始人霍梅尼的前得力助手,拉夫桑贾尼在任总统期间,大力加强对外联系,改善与西方世界的关系,扩大经贸往来。自大选开始后便公开批评内贾德,并明确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穆萨维。

  时殷弘: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第一次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分裂,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选举之前,伊朗内部矛盾已经非常尖锐。哈梅内伊曾发表公开言论,否定反对派。选举之后,虽然反对派未能顺利夺权。但是国内怀疑、动摇和反对情绪已经非常大。这将会大大削弱保守派掌权30年来的影响和地位,对伊朗政局产生深刻影响。今后,不管是内贾德还是哈梅内伊,要像以往那样继续统治,困难就大得多了。执政者必须适应新的形势,作出调整。至于这些调整会不会影响伊朗在核问题上的态度,还有待观察。

  美国观望,态度暧昧

  美国也明白,从伊朗国内现实看,即使穆萨维上台,他的基本政策和内贾德不会有太大区别。

  张立平:此次伊朗选举,美国吸取了过去的教训,不再高调反对现政权或支持反对派。布什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对伊朗越强硬,越是被内贾德所利用。伊朗的民族主义很强,外来干涉只会引来更大的反弹。所以奥巴马开始时采取的是温和的冷处理方式,仅仅冠冕堂皇地表示支持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支持伊朗人民和平地表达意见的权利,并且相信伊朗人民会作出自己的决定,期待着与伊朗人民选举出的领袖打交道等等。随着伊朗抗议引发流血冲突,美国国内的保守派和共和党人批评奥巴马对伊朗事件的态度过于被动消极,奥巴马在6月23日的白宫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加强了语气,说如果伊朗政府继续“威胁、毒打和监禁”抗议者,将会面临严重后果。但奥巴马并没有具体说明“严重后果”是什么以及美国政府将会采取什么措施,仅仅是呼吁政府和平解决选举纠纷。

  奥巴马在竞选时就表示要改变布什政府的对伊朗政策,强调与伊朗接触和对话。因此,我认为对这一问题,美国仍然会冷处理,不会有太大的动作。美国可能通过欧盟向伊朗施加压力,但不会直接介入伊朗纠纷。

  美国当然希望穆萨维上台,因为穆萨维能够代表改革派实行改革,逐渐改变伊斯兰神权政体,走一条温和发展道路,改变伊朗对美国过去的敌视政策。但是,美国也明白,从伊朗国内现实看,即使穆萨维上台,他的基本政策和内贾德不会有太大区别,因为目前伊朗的最高权力掌握在宗教领袖哈梅内伊的手上,总统没有最后的决定权。

 
  首 页  |  机构设置  |  编辑风采  |  往期回顾  |  社会反响  |  广告征订  |  关于我们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地址:北京市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邮政编码:100720
总 编 室 Tel:(010)64076113 Fax:(010)64076113 E-mail:zbs_zzs@cass.org.cn
事业发展部 Tel:(010)64033952 Fax:(010)64033952 E-mail:fxb_zzs@cass.org.cn
版权所有©2002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