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条协议》签署:历史没有出错
作者:    时间:2009-04-02

 1951523,《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的正式签订,标志着西藏和平解放、西藏民族内部实现团结和祖国大陆完成统一,为西藏社会由旧到新的历史性变革与发展开辟了广阔前景。

   在西藏和平解放后的民主改革问题上,《十七条协议》遵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这一规定奠定了西藏民主改革的法律地位,表明西藏必须进行民主改革,而且应是自动进行的。至于何时改、以什么方式改,则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

协议签署:出于友好还是胁迫?

   在《十七条协议》的谈判和签订中,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与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分别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因而体现着中央与西藏地方之间的政治和法律关系。这一关系一方面决定了《十七条协议》谈判和签订的基础,另一方面却是要通过双方代表在谈判和签订中所建立起来的工作关系来实现的。他们的工作状态和工作方式如何,直接反映出谈判和签订的气氛与状态以及双方代表所处的地位,并在一定意义上影响到协议本身的合法性。协议自身的合法性问题不仅是“藏独”与反“藏独”之间在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一个焦点,而且是能否正确认识和把握西藏民主改革历史方位问题的一个基本历史依据。

   在这一问题上,存在着如下两种基本观点。一是“平等协商说”或称“友好基础说”。这一观点具有广泛共识性,而且是达赖喇嘛在西藏1959年发生全面叛乱出逃印度之前所持有的。二是“胁迫说”或称“压力说”。这种观点是说,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中央人民政府的“胁迫”和“压力”之下,被迫达成并签订《十七条协议》。关于《十七条协议》的谈判和签订是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还是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所谓的“胁迫”和“压力”下达成的,不能以单方面之辞来判断,也不能因谈判中出现分歧和争论来推断,更不能歪曲历史事实得出相关结论。  

李维汉与阿沛谈协议友好签署

   其实,在协议签订之日,双方代表就已分别对此做了回答。

   李维汉作为中央人民政府首席全权代表,在签字仪式上的讲话概括了中央在全部协议条文和整个谈判过程中对西藏地方政府的要求,即“实际上只是要求西藏地方政府从帝国主义的羁绊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庭,而这正是中央人民政府的既定方针”。他说:“除此之外,协议的大部分条文,都是关于西藏内部关系和内政事宜的处理。在这些问题上,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依据中央人民政府的民族政策和西藏地区的实际情况,主动地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同时尽量地听取和采纳了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的建设性的意见,因此既照顾了西藏人民的实际需要,也照顾了西藏地方政府的实际需要。”他还以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之间的和解办法为例,指出这“在整个协议中占去了三条,因为这是西藏僧、俗人民所共同关心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经过反复商谈所取得的协议,从历史上和政治上说是公平的、合理的,从宗教关系说,也是史有前例的,因此是符合于西藏内部团结的需要的”。他感谢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的努力,“使双方代表能在友好的基础上,顺利地达成了全部问题的协议”。

   阿沛作为西藏地方政府的首席全权代表,自签订之日起就指出,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谈判是“光荣的有历史性的”,并表示“很光荣地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毛泽东与达赖谈协议符合人民利益 

   1951524,即协议签订的第二天,毛泽东致信达赖喇嘛并指出:“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在友好基础上,经过多次商谈,已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这个协议是符合于西藏民族和西藏人民的利益,同时也符合于全中国各民族人民的利益。”达赖在致电毛泽东主席拥护《十七条协议》时也说:“双方代表在友好基础上,已于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三日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

达赖外逃 罔顾历史 

   自和平解放以来,西藏上层亲帝分裂主义分子为阻止改革,甚至要“永远不改”,不断挑起骚乱、局部叛乱,于1959310发动全面武装叛乱,撕毁了协议。达赖集团自出逃国外以来,罔顾历史事实,长期诋毁协议,否定协议签订的平等协商性和合法性,进而从法的意义上否定西藏民主改革的历史必然性。

   1959418,在提斯浦尔经由印度外交官员散发的所谓“达赖喇嘛的声明”说:“1951年,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达成了中国和西藏之间的《十七条协议》。”达赖在其自传中,一改他在西藏全面叛乱以前多次说过的双方代表“在友好基础上”、“在团结友爱的基础上”、“根据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平等政策和西藏当时的具体情况和要求而制定”等的认识,而说阿沛“一定是被迫的”,还说西藏“部分代表团的团员在他们的备忘录里,提到他们如何在胁迫下,使用伪造的西藏国玺签署‘协议’等等完整的经过情形”。

   历史事实表明,《十七条协议》的谈判和签订是平等协商的。这一结论不仅是双方代表的共识,而且是双方决策者的共识。达赖之所以后来由认为“友好”转到认为“胁迫”,是他的立场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扭曲了历史事实,而不是这一历史事实错了。

 
 
编辑风采  | 人才招聘  |  合作专区  |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100732